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娱乐 >> 明星 >> 网络红人 >> 查看资讯

娱乐圈第一“女强人” 解救林志玲、捧红王菲、怼黑社会

她是王菲、那英、林志玲、黄晓明等一众一线大咖背后的掌舵者,凭着三分薄面便可在圈内搅弄风云;她招牌黑衣黑裤、四季夹脚拖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在黑白两道之间游刃有余。

在“黑白两道”之间突出重围,在诡谲的娱乐圈“手起刀落”,在他人遗孤身边温情脉脉。

江湖侠骨已无多,圈内幸有邱瓈宽……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鱼龙混杂的娱乐圈更是高手过招,招招致命。

自古勾栏少奇女,但宝岛有一女子豪情万丈,久居幕后,江湖却一直有她的传说。

她是王菲、那英、林志玲、黄晓明等一众一线大咖背后的掌舵者,凭着三分薄面便可在圈内搅弄风云;

她招牌黑衣黑裤、四季夹脚拖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在黑白两道之间游刃有余。

江湖侠骨恐无多,千秋侠女泣鬼神。

“侠女”年过五十,名唤邱瓈宽,人称——“娱乐圈第一女流氓”。

名利场上风浪起,刀光剑影在所难免,而邱瓈宽一人一刀便可天涯……

“宽姐是我的恩人,也是我的大侠。”——林志玲

人生好比一册武侠小说,天地四方为江湖,有人选择一世安华,而邱瓈宽选择惩恶扬善,行侠仗义。

当年,“王菲为谢霆锋自杀”的新闻在坊间传得沸沸扬扬,作为经纪人,邱瓈宽致电媒体:“自杀和杀人,我们当然是选择‘杀人’啊!”

悠悠然一句话,令人不寒而栗。

从此,一战成名,威名远扬。

2005年,邱瓈宽早已是圈内如日中天的女老板,而林志玲还只是初出茅庐的走秀模特。

彼时,林志玲受邀到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演出,实则为陪酒应酬。志玲姐姐不堪受辱,严词拒绝。主办方颜面尽失,便找来华裔黑帮“华青帮”将其禁足酒店,逼她就范。

林志玲的经纪公司眼见事态严峻,紧急求援有“乔事天后”(即调解、协商的意思)之称的邱瓈宽。

林志玲(左)与邱瓈宽

虽然当时与林志玲只是点头之交,但同胞遇险,邱瓈宽随即拔刀相济,联络美国“竹联帮”出面营救,使其安然脱身。

此等逸闻免不得引人猎奇,而邱瓈宽却始终三缄其口。

后来,林志玲在众目睽睽之下,含泪拜谢:“宽姐是我的恩人,也是我的大侠。”

而宽姐只说:“助人为快乐之本,也没什么特别伟大。”

于危难之中持剑救人,于事了之时拂衣而去,几多恩仇,笑傲江湖。

“这个小女生不错,讲义气!”——导演朱延平

人在江湖,就好像花开枝头,要开要落,要聚要散,往往都是身不由己的。 世上多的是好酒好菜好风景,却没有一条好走的江湖路。 邱瓈宽说,“没有什么女中豪杰,大家都是被逼上梁山的。”

邱瓈宽

“十八般武艺”非一日炼成,“大姐大”也曾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出生于1963年,作为周杰伦淡江中学的学姐,邱瓈宽18岁毕业便开始闯荡演艺圈。 如今的邱瓈宽常被人戏称为“女版高晓松”,但在当时,她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蔡康永曾惊叹:“完全是像从美国回来的国际女郎的样子。”

邱瓈宽(右二)

“那时我很瘦,48公斤,现在反过来,84公斤。”

岁月磨平了她的下颌线,但身材对于邱瓈宽而言,皮囊而已。

自入行之日起,嗓子不错的她,也从未考虑出道当歌星,而是安于幕后替人代唱。

彼时,台湾娱乐圈还是秀场歌厅的天下,最兴盛时全台有二、三百家各式秀场,遍布大小城镇。 艺人忙著赶场走穴,不怕没有场地表演,只怕没有时间和体力。 而幕布后的邱瓈宽也在南征北战中用声过度,声带小结,必须手术治疗。

宽姐一贯洒脱,仰天大笑出门去,何处江天不可飞。 小学三年级丢了最心爱的雨伞,她便不再打伞;既然天不遂人愿,她便从“代唱”转行。 “我对电影有兴趣”,机缘巧合下,邱瓈宽成为一名电影场记。

邱瓈宽(左)与友人

在那位代唱的电影明星的介绍下,她进入导演张美君的剧组。 张美君早年与林青霞合作电影《青青草原上》、《在水一方》,是当时华语影坛的领军人物。邱瓈宽告别歌坛,也算是拜入名门。 只是好景不长,1985年,41岁的张美君罹患肝癌,又因投拍电影倾家荡产,无钱医治。

剧组也一度五零四散。 当年拍一整部戏才赚8000块台币(约合人民币1851元)的邱瓈宽,东奔西走,为导演筹措了40万台币(约合人民币10万元)治疗费。 她说:“我都不知道当年怎么凑出来那么多钱。”

导演 张美君

可惜天妒英才,张美君的病情已是回天乏术,最终英年早逝。 钱财乃身外之物,但情义却是无价之宝。 张美君去世后,后来凭借“郝劭文”系列和《大灌篮》等电影风靡两岸的导演朱延平将22岁的邱瓈宽纳入自己麾下。 他说:“这个小女生不错,讲义气!”

朱延平(左)与邱瓈宽

上世纪八十年代,地下秩序对港台演艺行业的介入很深,台湾电影被黑道势力把持,院线卖座的电影几乎都是黑道势力投资

经常有黑道大哥押着演员到片场,给导演下指令,“男主角只有两点到四点有空,女主角六点到八点有空……五天之内必须拍完。”

朱延平回忆,他的前半生都是被枪顶着脑门拍片子的。

当年在电影片场,一票持枪打手将剧组人员团团围住,仗势欺人。

电光火石之间,刚二十出头的邱瓈宽不知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一身是胆初见端倪,对朱延平耳语,“导演,勇敢点!都不知道有没有子弹,说不定只是造型摆摆样子!”

朱延平回:“不要开玩笑,我是独生子,香火不能断!”

邱瓈宽不忿:“导演!我也是独生女啊!”

时势造英雄,邱瓈宽转头怒呛黑帮兄弟,“你有种就把我干掉!”,大有一夫当关之势。

眼见小女子不按套路出牌,大哥们也只能悻悻然留下一句“疯女人,吓不怕!”

关于邱瓈宽,诸如此类的传说不胜枚举,在江湖上流传甚广,以致于事到如今她还要一再声明,“我百分之百不是黑社会!”

宽姐当然不是黑社会,一个敢在枪口下叫嚣的女人,自然是普天之下皆小弟。

青年时在刀尖上舔血,在阴风里摸爬滚打,让邱瓈宽看尽了人生百态。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后半生再言其他,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宽姐心目中的第一永远是王菲。”——歌手杨乃文

九十年代,台湾电影辉煌不再,邱瓈宽却已将“天下武学”了然于心,开宗立派是水到渠成之事。

1992年,邱瓈宽与陈百强的经纪人陈家瑛合开公司K’s Production。

那一年,陈家瑛兴奋地致电邱瓈宽,“我找到了一个嗓子好得不得了的女孩!”

女孩名叫王靖雯,彼时已经在娱乐圈不温不火地漂了三年。

左起:陈家瑛、王菲、邱瓈宽

邱瓈宽见过女孩当机立断,给她定位“中国第一天后”。此后日复一日,催眠她,也催眠自己,“她就是中国第一天后。”

后来,王靖雯成了王菲,再后来的事也就不必赘述。

邱瓈宽说:“其实王菲是一个最好带的艺人。艺人该有及不该有的优点,王菲都具备。没有比她唱得更好的歌手了吧。我做音乐,跟她合作过,没有遗憾,不枉此生了。”

王菲之于邱瓈宽是三生有幸,邱瓈宽之于王菲也是仁义两全。

王是刀剑锋芒毕露,邱便是刀鞘,帮她覆之以中庸之道;

王是奇珍世所罕见,邱就是匣子,替她承托凡尘俗事。

当年,王菲与李亚鹏离婚,后者在微博中表示:“我要的是家庭,而你却注定是传奇。”

不久,宽姐便隔空反讽,“她没结婚前就已经是个传奇了好吗?”

没有邱瓈宽,或许这段华语乐坛的传奇还要迟到许多年。

不仅是是非琐事,在王菲的音乐路上,宽姐还提供“一条龙”服务,天塌了也有她顶着。

早年,王菲的新专辑遭遇拖稿危机,直到开始录制也迟迟未收到歌词,邱瓈宽闻讯便大笔一挥,十五分钟快手填词。

当年的《醒不来》、《推翻》、《空城》、《夜妆》、《有时爱情徒有虚名》等歌曲,都是宽姐江湖救急的杰作。

我不要爱的空城请给我你的天真

我不要情色掌纹为他作无谓的牺牲

我不要爱的空城抹去流星的陪衬

在岁月渐老的国度只看你轮廓写真

——《空城》

守一座空城,等一个旧人。这些被邱瓈宽谦称为“垫档货”的旧作,不知成了多少伤情人的白月光。

宽姐也曾经为杨乃文、许茹芸制作过唱片,其中帮杨乃文作过一首《我离开我自己》。

因此,有周刊报道称“宽姐偏心杨乃文,许茹芸意欲离开”等云云。

而杨乃文回应记者,“喔,你别想太多了,宽姐心目中的第一永远是王菲。”

邱瓈宽闻之笑言,这句话真的深得她心。

邱瓈宽(左)对王菲的女儿窦靖童也照顾有加

她说,“做艺人需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用心来做。一个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精神去照顾很多人,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喜欢多签艺人的原因。”

几个月前,早已不再担任王菲经纪人的邱瓈宽在被问及“时隔多年,天后是否会再发专辑”时,回应“会”。

王菲的粉丝闻之评论,“为了宽姐这句话,老王也一定会出新专辑。”

天下间门派庞杂,武学繁芜。

或许,邱瓈宽这一派的“密宗绝学”便是“真心换真心”。

“阿宽是最善良的‘黑社会美眉’。”——蓝心湄

导演朱延平曾经爆料,邱瓈宽看完老年人纪录片《青春啦啦队》后,“在飞机上哭得像傻瓜一样”。 邱瓈宽的强悍,大概只是融入工作的一种方式。当铁甲钢盔化为绕指柔,侠骨柔情止于至善。 2002年,香港艳星陈宝莲跳楼自杀,留下一个未足月的遗孤,生父不明且先天不足。

陈宝莲

一代美人香消玉殒,留下襁褓中的婴孩孤苦无依,当年诸多圈内人士纷纷表示愿意领养,而在纷扰之后,真正出手相救的却是未曾言语的邱瓈宽。 她更是在香港狗仔捕风捉影,八卦孩子的生父时,毅然离港归台,护子心切地说,“反正我儿子就是我儿子!” 在娱乐圈叱咤风云40年,儿子,是她唯一的软肋。

邱瓈宽与儿子

十七年来,说一不二的大姐大,会为了儿子犯错到学校鞠躬道歉; 事务缠身的她,会挤进儿子身旁的小课桌陪读,又在他睡着后悄悄出门工作;

对“乔事”信手拈来的她,会在儿子进入青春叛逆期时,像世间最普通的妈妈一样无助沮丧。 但幸好儿子成长得很好,成为了妈妈在奔波劳苦之余最好的安慰。 风风雨雨十余载,这些年的苦与乐,都是属于他们的母子情深。

邱瓈宽与儿子

邱瓈宽30多年的闺蜜,老牌艺人蓝心湄曾经说,“阿宽是最善良的‘黑社会美眉’。” 邱瓈宽是侠女,所谓侠者,霹雳手段,菩萨心肠。 曾经有人批评她导演的首部电影《大尾鲈鳗》俗不可医,邱瓈宽却回应—— “低不低、俗不俗,端看我们是要高高在上,还是蹲下或弯腰谦卑地看生命真实的样子。” 世人总是仰视极乐世界,但邱瓈宽却在默默凝视不够完美的角落。

多年以来,邱瓈宽以舍我其谁的霸气,闻名圈内外,但很少有人知道,名利场上的“女流氓”,也是小朋友眼中的“邱阿姨”。 每个月,她都会到福利院,给孩子们表演魔术; 也会借着工作的机会,邀请如“小可乐果”、“关爱之家”等儿童福利团体到现场玩乐、上台表演,他们有些是艾滋宝宝、有些是唐氏宝宝,有些是脑性麻痹的孩子。 她说:“没有什么比圆小孩子的梦更重要。”

邱瓈宽与唐氏综合征患者

何妨无人知,何妨无人颂,她的剑胆琴心早已润物细无声。 在这江湖之中,不平之事,不公之事,不随心无奈之事何其之多。

一入江湖催人老,56岁的邱瓈宽说,“曾经很乐意跟自己赛跑,但如今跑不动了。”

儿子将要长大成人,她想要在喧嚣之后,回到乡下,种田写作。 她曾经背过圣经,但不信上帝;信佛念经,又觉不够虔诚,最终选择自度度人,在碌碌红尘中独自逍遥。

就像她曾经为王菲所作的歌词——“我了如指掌/轻看人间风浪”(《夜妆》)

她像武侠小说里的女侠客,半生快意恩仇,功成愿遂便弃剑封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留下一段传说大笑而去。

如今,江湖还是那个江湖,秋月春风之中,尘世如潮人如水,曾经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TAG: 林志玲 王菲 黑社会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