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要闻 >> 查看资讯

中美贸易战与博弈:美国到底想从中国那得到什么

不管是华盛顿还是北京,都希望能在看得见的将来有一个帮助解决美中贸易战的协议;然而,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这场对抗所涉及的远不止贸易,还包括了经济、国防、文化和科技等多个领域。

 所以,美国到底想从中国那里得到什么?美国要的最终结局是什么?

 短期内的解决方案,是上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副总理刘鹤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握手签订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不过,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涉及的是比贸易更深的层面,我在华盛顿访问过的人当中,没有一个认为这项框架协议本身能带来多少改变。

 在近些年的美国,对于中国的态度有明显的负面转向,而重点是要知道,这种转向在特朗普总统入主白宫之前就已经发生。

“我想要是在2016年的时候出现了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政权,或者随便一个民主党或共和党人上台,我们都会看到政策大变,”美国国防部前资深顾问丹尼尔·克里曼(Daniel Kliman)说。

“有种感觉是,我们对中国的策略失效了,”克里曼说。他现在是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亚太安全项目的总监。

 丹尼尔·克里曼说,无论当初是谁入主白宫,美国的对华态度也都会改变。


 这种紧张关系升级的原因有很多。在2001至2018年在美国政府做经济分析员的雷·鲍温(Ray Bowen)表示,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时,那些带来经济效益的承诺并没有兑现。

 他说,中国从来没有想要按规矩办事。“情况更像是,中国想要加入多边论坛,来开始改变多边论坛管理全球贸易的方式。”换句话说,中国加入是为了改变别人,而不是改变自己。

 鲍温说,中国一直都试图改变全球贸易的规则。

 这样的结果就是在美国称为“中国冲击波”(China shock)的现象:一大波失业和工厂倒闭。首当其冲的就是在2016年投票给特朗普的那些所谓的“铁锈地带(rust belt)州份”。

 很多美国公司将生产线搬到了中国,从那里的低劳动力成本当中获益。然而,据丹尼尔·克里曼所说,企业转移到中国也有很高的代价:“中国逼迫它们交出自己的技术和知识产权。”

而即使是那些没有将生产线搬到中国的企业也发现,中国还是通过某些方式取得了它们的贸易机密。美国的执法部门有一长串控告中国个人和企业进行间谍活动和电脑黑客入侵的案件清单。

 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说,目前有超过一千宗的美国企业被盗用知识产权案,线索都指向中国。


 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最近向美国国会表示,目前至少有1000宗有关盗取美国公司知道产权的调查,线索都指向中国。

 美国政府估算,单从到2017年为止的四年里,被中国盗取的知识产权总值就达到1.2万亿美元(9360亿英镑)。

 据保守派智库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专家成斌所说,这是美中之间关系恶化的主要原因。

 成斌认为,中国是试图掌握“切断全球贸易枢纽”的能力。


“当一些企业发现,他们的专利权被大量查阅,产品被逆向工程拆解,研发程序被骑劫的时候,越来越多企业认识到,与中国合作最终不一定能赚钱,甚至可能要倒赔,”他说。

 从政府内部,经济分析家雷·鲍温表示,他在2015年末就发现了氛围的变化。过去曾经支持与中国合作的人,现在已经警惕到中国追赶的速度有多快。

“对手(Rivals)”是BBC新闻部的一个系列深度报道,关注美国与中国之间在贸易、科技、国防和软实力等方面的竞争。

 当时在五角大楼,罗伯特·斯帕丁准将(Brig Gen Robert Spalding)正在带领一个团队,试图想出一套新的国家安全策略来应对中国的崛起和影响力。他之后离开军部,写了一本书——《偷盗战争:中国如何趁美国精英熟睡时接管一切》。

 在被问到中国给美国利益带来的威胁时,斯帕丁将军的回答颇为尖锐。“那是自二次大战德国纳粹党以来潜在后果最严重的威胁。”

 “我觉得它的威胁远比前苏联严重。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它已渗透到所有西方国家的政府体制里,能力之强前苏联都望尘莫及。”

斯帕丁准将称,中国对美国的威胁远大于过去的苏联。

 斯帕丁将军在五角大楼的工作成果,就是2017年12月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据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CSIS)的中国发展图鉴(China Power Project)总监葛来仪(Bonnie Glaser)所说,该政策被看作是政府内部最重要的文件,旨在指导每一个部门,也代表着政策的深层转变。

“现在已经有从反恐战争当中挪开的倾向,转而让与大国之间的竞争取代恐怖主义,成为对美国的主要威胁,”葛来仪说。

 美国国防部如今认为,应对中国的冒起将是未来数十年美国主要的军事目的之一。中国不顾国际法,在南海建造人工岛继而将其军事化的速度,令华盛顿的很多人感到警惕。

 据成斌说,每天从南海通过的贸易量达5.3万亿美元。他表示:“中国的行动某程度上是一种意图,想要切断全球贸易的颈动脉。”

南沙群岛的渚碧礁:中国在南海建造一系列人工岛并将其军事化。


 中国想要在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等未来的重大科技领域方面领导世界的野心是非常明显的。“这是当前竞争的核心,”葛来仪说,“因为要是中国在这些领域有所成就,就很可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头号强国。”

这是当前攸关大局的事。美国的军事优势不是建基于一支庞大的军队,而是高科技的武器体系。假如中国在这些关键技术上取得领先,那么美国的优势可能就无法保持太长时间。

 丹尼尔·克里曼认为,非军事技术的竞赛也很关键。“中国不仅是在完善本国的监控和审查技术,而且还越来越多地向外国输出这些技术,以及资金和相关知识。”

他认为,这场与他所说的“高科技独裁统治”之间的斗争,在有关中国的讨论中将会越来越占据中心位置。

葛来仪说,大国之间的竞争如今成为对美国最大的威胁。


 所以,即将特朗普在接下来的大选中落败,也不要期望美国的对华立场会在近届任期改变。华盛顿的情态已经有别于过去。

 唯一真正存在的政治讨论不是是否与中国对抗,而是采取什么方式对抗。很多民主党更倾向于与盟友合作,而不是特朗普采取的单边操作。然而,多数民主党人也知道,要推动一种较柔软的对华政策,能得到的选票只会非常少。



TAG: 中国 中美贸易战 美国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