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财经 >> 财富精英 >> 查看资讯

她与董明珠陶华碧齐名 今欠5100万成老赖

江佩珍能靠金嗓子喉宝这一招完成上市,但“独轮车”能走多远或未可知。金嗓子财报显示,2014年至2019年中期,金嗓子营收分别为6.08亿元、7.08亿元、7.68亿元、6.24亿元、6.95亿元和3.55亿元,其中来自金嗓子喉片的贡献均在90%左右。

中国商界女强人中,格力董明珠、老干妈陶华碧早已名满天下,其实还有一位女企业家也堪称传奇,那就是金嗓子的创始人江佩珍。

江佩珍13岁开始当学徒,18岁任副厂长,33岁时成为金嗓子的掌门人,此后将金嗓子喉宝打造成“国民喉片”。2015年,金嗓子(06896.HK)登陆港交所,虽然年近古稀,但江佩珍敲钟的身姿十分威风。

如今,江佩珍遇到了麻烦。因拖欠5100多万广告费,江佩珍成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并被限制高消费。这一切的背后,是金嗓子增长乏力,转型面临窘境。
江佩珍欠债不还成“老赖”

案件始于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下称“金嗓子食品”)与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下称“星空传媒”)的广告合同纠纷。

2018年12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上述案件作出一审判决。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判决书显示,2016年4月8日,金嗓子食品公司与星空传媒达成《2016年合作备忘》,金嗓子食品在《盖世音雄》和《蒙面歌王第二季》两档节目中投放8000万元的广告,宣传其新品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每档各11期,自2016年6月至11月在江苏卫视播放。

同时,双方约定《盖世音雄》需达到1.8收视率,《蒙面歌王第二季》需达到1.5收视率,如未完成广告费将按约打折。

节目播出过程中,金嗓子食品支付广告费1300万元,但剩下的钱,星空传媒再三催要,金嗓子食品并未支付。星空传媒诉诸法律。

2017年6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立案。2018年12月,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法院最后认定,双方广告合同实质成立,《蒙面唱将猜猜猜》完成保点收视率,《盖世英雄》未完成保点收视率,金嗓子食品应支付剩余广告费5167万元,并支付违约金。金嗓子食品不服提出上诉,上海高院二审维持原判。

官司败诉后,金嗓子食品拒不执行。2019年9月19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金嗓子食品列为被执行人。
同时,江佩珍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其出行不能坐高铁、飞机,不能住星级宾馆,不能买房、租写字楼,不能买私家车、旅游、子女读高级贵族学校,不能购买高额保险理财产品。
从学徒女工到一厂之长

江佩珍的童年颇为悲惨。

据《柳州晚报》报道,江佩珍母亲早逝,1959年,刚13岁的她辍学到柳州市糖果二厂当学徒,成了一名包糖工。

小姑娘很争气,为人谦逊、做事踏实,一路从组长、班长、车间主任不断升职,上任副厂长时,江佩珍才18岁。1979年,江佩珍又被任命为厂长。到1988年,糖果二厂产量近2万吨,产值9700万元,税利超千万元,各项经济指标名列全国同行业第一。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中国经济活力空前迸发之际,糖果二厂却在1992年陷入困境,产品产销受挫,全年利润仅7.8万元。为了扭转这一局面,江佩珍四处取经。

1993年7月,江佩珍一行5人来到上海华东师大,遇到了她的贵人王耀发教授。王耀发将一个冶疗慢性咽炎的配方授权于江佩珍,用它改造糖果二厂的润喉糖,江佩珍给这一产品起名“金嗓子喉宝”。为了感谢王耀发,江佩珍将其头像印在产品包装上,不过现在金嗓子喉宝的包装上的头像已经变成了江佩珍本人。
拿到“法宝”后,江佩珍克服阻力将糖厂改成制药厂。最关键的是,江佩珍说服当地有关部门,将企业改制,从国企变成合作制民营企业。

金嗓子喉宝让江佩珍又站稳了脚跟,但金嗓子喉宝大放异彩始于足球明星罗纳尔多的“被代言”。

据《西部时报》报道,2003年8月,罗纳尔多访问中国时,经过周密布置和安排,江佩珍花了30万美元,动用了公司在北京所有人力资源和关系网,将罗纳尔多“劫持”到北京长安惧乐部。糊里糊涂的罗纳尔多,十分听话地完成了广告拍摄。当罗纳尔多反应过来时,他已经给金嗓子喉宝“代言”了三年,金嗓子也因此名声大噪。
为了上市,2014年11月,金嗓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次年7月登陆港交所。目前上市公司多名高管出身于柳州糖果二厂,江佩珍的儿子曾勇任上市公司执行董事。

曾勇通过家族信托间接控股上市公司,持有上市公司61.28%的股份,其个人还持有0.55%股份。此外,高级管理层通过信托持有上市公司7.97%股份,江佩珍为该信托计划保护人。

金嗓子喉片独木难支,草本植物饮料扑街

江佩珍能靠金嗓子喉宝这一招完成上市,但“独轮车”能走多远或未可知。

金嗓子财报显示,2014年至2019年中期,金嗓子营收分别为6.08亿元、7.08亿元、7.68亿元、6.24亿元、6.95亿元和3.55亿元,其中来自金嗓子喉片的贡献均在90%左右。

金嗓子营收规模增长明显乏力,甚至出现负增长。
市界制图,数据来源:金嗓子财报
销量似乎也看到天花板,2014年至2019年中期,金嗓子喉片销量分别在1.27亿盒、1.29亿盒、1.24亿盒、1亿盒、1.04亿盒和5014万盒。

唯一涨的是产品价格。2014年,金嗓子喉片每盒4.3元,到2019年中期,每盒增至6.3元,增幅达46.5%。涨价不增利,更显尴尬。
市界制图,数据来源:金嗓子财报
金嗓子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早在2015年9月,金嗓子在上市后首个业绩说明会上,江佩珍就透露要研发新产品,这款新产品正是冠名《盖世音雄》和《蒙面歌王》的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

植物饮料上市后基本扑街,金嗓子官网上都不见产品身影,也难怪江佩珍拖着人家的广告费不给。

此外,金嗓子还曾推出一款“老土司元春酒”,主打益气、养血、助阳、滋阴等保健功能,但实际上该产品并不是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批准的保健食品,因此被指涉嫌虚假宣传。

转型窘境之下,江佩珍还能靠金嗓子喉片撑多久?


TAG: 江佩珍 董明珠 陶华碧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本月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