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要闻 >> 查看资讯

多达2677页的弹劾听证会证词说了些啥?

证据面前,部分共和党议员已经开始考虑承认特朗普的所作所为。不过,分析认为,即便如此,反对者想要达到在参议院成功弹劾特朗普的标准依然困难。
当地时间11月13日,美国众议院针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听证会将正式拉开帷幕。多名外交官将出席作证,听证会全过程将通过电视直播向全美民众公开。
上周,美国媒体公布了一份长达2677页的证词,显示特朗普的乌克兰政策所引发的争议已经在美国政坛内部酝酿了数月,这份证词笔录的来源,正是过去六周内在众议院发起的弹劾调查中作证的八名证人。
笔录中显示,美国高级官员对于特朗普将乌克兰政策“外包”给他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感到大为光火。朱利安尼曾敦促乌克兰高级官员公开宣布对拜登夫妇展开调查,并敦促新上台的乌克兰政府调查2016年该国干预美国大选是否确有其事。今年早些时候,美国驻乌克兰最高外交官因阻挡朱利安尼在乌克兰的行动而被迫下台。
更值得关注的是,这份证词显示,至少一名证人的证词表明特朗普为胁迫乌克兰政府调查其竞争党派民主党而刻意扣留了本该对乌克兰发放的4亿美元安全援助。

乌克兰不宣布调查拜登,美国就不发放援助
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于7月底的通话内容在两个月后被披露形成“通话门”事件后,特朗普仍声称其没有发生任何不当行为。
但被公布的证词显示,特朗普要求乌克兰政府调查其政治竞争对手的行动早在“通话门”事件发生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曾任白宫俄罗斯事务高级顾问的菲奥娜·希尔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乌克兰问题专家文德曼中校作证称,7月10日,乌克兰政府就被告知,乌总统要想在白宫与特朗普会面的必要条件就是公开宣布对拜登展开调查。
这些官员作证称,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 桑德兰向乌克兰人传达了这一信息,桑德兰事后声称是现任美国代理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尔瓦尼指使他这么做的。不过,白宫官员对桑德兰的证词表示严重反对,甚至开始质疑其宣誓证词的可靠性。
此外,众议院弹劾调查人员接收到的证据还显示,在7月25日的通话后,特朗普与乌克兰方面关于公开宣布对其竞争对手展开调查的对话仍旧持续了数周。文件显示,当时的美国特使库尔特 沃克尔和桑德兰鼓励乌克兰将布里兹马(拜登之子亨特 拜登曾担任董事的一家乌克兰天然气公司)以及2016年大选相关问题列入一份应朱利安尼之邀发表的公开声明中,尽管此事最终被搁置。
据桑德兰向调查人员透露,9月1日,在乌克兰得知美国冻结了本该对其发放的4亿美元安全援助后,是他负责通知乌克兰政府美国总统方面的立场——只要乌克兰没有宣布公开调查(拜登),援助就不会发放。

2016年10月,朱利安尼在佛罗里达州的竞选集会上谈到了他对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支持
无法被撼动的总统私人律师
朱利安尼试图证明,他在乌克兰的唯一职责就是保护他的客户——特朗普——并抵御针对特朗普的攻击。
但这种说法事实上与美国高级官员以及乌克兰政府对朱利安尼的看法大相径庭。特朗普一次又一次明确表示,要处理乌克兰政策,他们必须先处理朱利安尼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美国政府也就无法作为盟友帮助乌克兰政府来应对俄罗斯入侵的威胁。
这也自然引起了高级外交官们的严重担忧,朱利安尼如果能够成功推动乌克兰政府宣布对总统竞争对手的调查,自然能够在政局上为特朗普赢得巨大的优势。
在负责乌克兰政策的国家高级官员乔治·肯特与沃克尔之间的对话中显示,沃克尔曾表示他们会直接与朱利安尼进行沟通,因为很显然朱利安尼在特朗普的乌克兰政策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并且有一定的话语权。
温德曼也作证声称,朱利安尼所推动的一套“另类说辞”严重破坏了美国政府扩大与乌克兰合作的努力。他还说,乌克兰人对朱利安尼的角色感到困惑,担心“这会破坏(两国)共识”。
但是温德曼补充说道,在特朗普七月份与乌克兰方面打了电话以后,这种困惑就不复存在了,因为特朗普在电话中声明要求乌克兰总统与朱利安尼对接,负责相关事务。
乔治·肯特本应在国务院内负责乌克兰政策,但不得不因为朱利安尼的介入而被迫边缘化。“我担心有人出于政治动机而提起(对拜登父子的)诉讼,显然这样做不仅违反了美国法律也违反了乌克兰的法律。”肯特在证词中说道。
特朗普的选举策略师泰勒称朱利安尼为“美国对乌克兰政策制定的非常规、非正式渠道”。他表示,“尽管这个非常规渠道在华盛顿内运作得天衣无缝,但它依然是在官方外交渠道之外。”

特朗普深信乌克兰阴谋论?
特朗普对乌克兰的怀疑可以追溯到2016年大选,因为毫无根据的阴谋论认为是乌克兰而不是俄罗斯干涉了美国大选。长期以来对乌克兰的不信任助长了特朗普对当年朱利安尼和保守派媒体宣扬的上述阴谋论的看法,这促使他不愿与乌克兰打交道,并将制定对乌克兰政策的重担交予了朱利安尼。
“乌克兰人都腐败不堪,道德败坏。”沃克尔回忆特朗普在5月23日的一次会议上说,当时他们鼓励特朗普与泽连斯基在总统办公室会面。“我不想花时间在这上面。”沃克尔引述特朗普的话说。
特朗普对乌克兰的态度有助于朱利安尼影响美国对乌克兰的政策,因为特朗普政府官员普遍认为他们必须通过说服朱利安尼来达到左右总统决策的目的。
但是,早在“通话门”事件被推入公众视野之前,特朗普本人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观点就引发了美国政府内部的一些担忧。
因为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服务器的地址在乌克兰,虽然这一说法目前尚未得到证实,特朗普却一定要抓住这一莫须有的罪名来判定是乌克兰政府,而非俄罗斯政府干预了2016年的美国大选。并且特朗普在7月25日与泽连斯基的通话中对泽连斯基提出了他的这一看法。
希尔解释说,大家也曾经努力让特朗普相信这只是一个早就被揭穿的阴谋论。希尔说,“我们花了很多时间”与特朗普的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等人在一起,“试图在特朗普执政的第一年就改变他对乌克兰的看法”。
她说:“从事网络安全工作的人向总统讲述大量了有关于2016年选举干预事件的事实,但最终还是没能起到任何作用。”

前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和俄罗斯事务高级主任菲奥娜·希尔
共和党方面开始削弱对特朗普的保护
这些证词的公布让共和党人对特朗普的辩护变得极为复杂。这是因为在私下的证词中,一个接一个的证人推翻了特朗普和他的盟友一直以来所提出的一些核心论点——拜登曾试图贿赂相关乌克兰官员,以保护其子亨特。
证人们对特朗普所提出的上述核心指控坚决反对。库尔特还声称,朱利安尼所大力宣称的一切说法不过都是满口胡诌,毫无根据可言的谎话。
到目前为止,调查已经发现了特朗普与乌克兰政府交换政治条件的多个明显证据,在特朗普亲手挑选的“外交官”向乌克兰施加压力的同时,白宫对乌克兰总统的邀请和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被取消,只有当乌克兰政府答应特朗普的政治条件才能够对其发放4亿美金的援助。
在桑德兰与沃克尔的证词中都存在着大量的相关证据,他们二人皆曾参与到了胁迫乌克兰政府宣布调查拜登的行动中。 其他关键人物,包括泰勒,国家安全委员会蒂姆·莫里森和维德曼国家安全委员会首席俄罗斯和欧洲顾问,也作证说,他们在听取了特朗普与泽连斯基的电话以及与桑德兰讨论此事后才知道特朗普这样做其实是为了达成其个人的政治目的。
美媒报道指出,证据面前,部分共和党议员已经开始考虑承认特朗普的所作所为。不过,分析认为,即便如此,反对者想要达到在参议院成功弹劾特朗普的标准依然困难。


TAG: 川普 弹劾听证会 民主党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