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娱乐 >> 明星 >> 网络红人 >> 查看资讯

自称“芳心纵火犯”,主持人撒贝宁为什么这么红?

近来,撒贝宁在网络上的热度一直居高不下。时下他主持的两档节目正在热播,一档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19主持人大赛》(下文简称《主持人大赛》),一档是《明星大侦探5》,每期节目播出期间,微博上都有撒贝宁的相关热搜
文 | 陈子非
“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为何主持人撒贝宁火了?

近来,撒贝宁在网络上的热度一直居高不下。时下他主持的两档节目正在热播,一档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19主持人大赛》(下文简称《主持人大赛》),一档是《明星大侦探5》,每期节目播出期间,微博上都有撒贝宁的相关热搜,观众惊叹的都是撒贝宁的“优秀”。
从1999年主持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到现在,20年来,撒贝宁主持过的节目形式多样、内容丰富,但无论是法制节目还是综艺娱乐节目,他都收获了良好的口碑。正在播出的《主持人大赛》是一档选拔优秀主持人的比赛,网络上很多声音在讨论,什么才是一个优秀主持人的基本素养。撒贝宁曾是第三届《主持人大赛》的冠军,他被认为“就是现成的优秀主持人的典型案例”。
能控场,懂圆场
这次《主持人大赛》分为新闻类与文艺类两个类别。新闻类主要指涉新闻主播,新闻主播对基本业务能力的要求非常之高,毕竟是播报新闻,新闻主播得冷静、客观、准确、迅捷、密集地传播有价值的信息,保证新闻明晰、规整、流畅地抵达受众。播报新闻看似容易,其实不然,不同的新闻,声音的高低、轻重、长短、快慢、停顿都有讲究。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的新闻主播千千万,但能够上《新闻联播》的就是那几副面孔。
文艺类主持广义上来说,就是综艺节目主持。整体而言,文艺类主持对声音的讲究,要比新闻类主持低一些,但这也绝不意味着任何新闻主播都可以主持好文艺类节目,不仅是因为风格不搭,更主要的原因是,文艺类节目更为活泼、灵活,带有更多的主观性和突发性,对主持人的临场反应能力有很高的要求。
主持人得会控场,还得在短短几秒钟内迅速圆场。因此,国内一流的综艺主持人,跟《新闻联播》主持人一样,屈指可数。很多综艺主持人还是习惯于“念台本”,一有突发情况说话就磕巴甚至语无伦次,主持人自己成了“灾难现场”,更别指望“救场”了。
撒贝宁是通过《今日说法》而知名的,撒贝宁本科硕士皆是北大法学。不过因为《今日说法》是严肃的法制类节目,所以这个时期的撒贝宁给观众留下的也是严肃板正的主持人形象。真正发挥出撒贝宁作为一个文艺类主持人强大控场与圆场能力的节目,应该是2012年开播的《开讲啦》。
《开讲啦》节目形式是,每期由一位知名人士讲述自己的故事,分享他们对于生活和生命的感悟,给予中国青年现实的讨论和心灵的滋养。它本身也是一个很正能量的节目,但与《今日说法》相比,节目给撒贝宁的发挥空间就更大了。在很多时候,通过只言片语,撒贝宁就能现场制造出一个个“梗”来,给这档有些正的节目注入了一丝轻松、活跃的氛围,得体又有趣。
就比如有一期节目,请来了清华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一个80多岁的老先生。他一上台就对主持人撒贝宁说:“我认识你,我看过你的很多节目,可是你不认识我。”这话可不好接。撒贝宁幽默地回答:“我不认识您,那是因为我实在是考不上清华计算机学院。”这既顾及到院长的身份地位,也让大家看到了撒贝宁的谦逊。老先生接着说,“北大离清华挺近的”,撒贝宁回答道,“北大……也不是考上的”。观众听完,哈哈大笑。熟悉撒贝宁的观众都知道,撒贝宁的北大是“保送”的,撒贝宁是拿这个梗在自嘲。既圆满地回答了老先生的提问,更制造出了类似于相声抖包袱的喜剧效果。这个小细节,反映了撒贝宁非常敏捷的反应能力和超高的情商。
撒贝宁曾在采访中说过:“我不能让别人尴尬,我天生就是一个会打圆场的人。”对于一个优秀的文艺类主持人,“打圆场”是必要技能。尤其是在现场直播或者有观众在场提问的节目里,很可能会有突发的尴尬情形发生,如果主持人无法调和,那么场面就会失控。
比如《开讲啦》有一期请来了陈坤,有青年代表提出疑问:“行走真的有意义吗?从何体现公益?”陈坤解释道“行走的力量”属于心灵建设类的公益项目,它是关乎心灵和精神的慈善。撒贝宁接着发表自己的观点:“公益其实分很多种,我们的社会现在可能更多地把目光放在了那种捐助物质的公益上,那是一种方式,但是中国有句话叫‘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所以陈坤他这种‘行走的力量’表面上看并没有给我们带来什么物质上的东西,但是如果有人能够从这个活动中感受到,原来我们还可以这样,用这样的方式回望一下自己的人生,寻找一下内心的正面的能量,那么也许当他领悟到这个了,用这种正面能量为自己未来的道路拓展更广阔的境界的时候,功德无量啊!”陈坤听了,感谢撒贝宁:“你总结得太好了,谢谢!”撒贝宁的这个圆场,既解释了提问者的疑惑,也化解了陈坤的“尴尬”,又升华到了一定的高度,一举三得。
除了控场、圆场外,撒贝宁也具备了良好的人文素养和深厚的文化积淀。在冯仑演讲的那一期中,有青年代表说:“冯总你好,我现在的理想真的很简单,就是一家人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健健康康地坐在一起。我觉得真实的实在的幸福是最重要的。”之后她又说:“我觉得我可能是本场最现实的一个反面教材。”撒贝宁回应道:“我必须要告诉你,你刚才说你是本场最现实的一个反面教材,其实恰恰错了。你以为你的理想是很容易实现的、很没有什么分量的吗?不是。和家里人开开心心地在一起过每一天,也许是这个世界上很难很难实现的理想。我做法制节目见过那么多的事情,见过那么多已经成功得在别人看来他什么都拥有的人,但是他恰恰没有办法去拥有或者说他永远也追求不到你所说的那种理想。所以坚持它,别放弃!”撒贝宁以积极的态度和乐观的心态鼓励青年代表,同时饱含人生智慧与人文关怀。
不仅会“报幕”,更有综艺感

《开讲啦》时期的撒贝宁,虽然多了一丝轻松、活泼,但总体上还是没有脱离央视文艺类综艺的范式,比较“正”。直到2015年,央视播出的一档真人秀《了不起的挑战》,撒贝宁才真正放飞自我,展现出了他无与伦比的“综艺感”。
2019年6月6日,主持人撒贝宁(右)在发布会现场演示将在节目中使用的互动技术。(新华社记者 虞东升
要理解“综艺感”这个词,得先从真人秀说起。2013年湖南卫视播出的《爸爸去哪儿》开启了综艺节目的真人秀时代,也由此开始,综艺主持人的角色慢慢淡化,甚至消失了。很多真人秀依旧需要有人来承担“主持功能”,只是不再像以前的棚内综艺节目一样,需要有一个主持人在那边念台本、说流程,可直接让参与真人秀的演员、歌手或综艺咖来承担主持功能。就比如《奔跑吧》《极限挑战》《中餐厅》《亲爱的客栈》等节目,都没有主持人。
这就是棚内综艺与真人秀的差别。棚内综艺往往遵循一定的流程,需要主持人来承担“报幕员”的角色;但户外真人秀追求的是“剧情化”,如果主持人生硬插入,反倒会破坏连贯性,除非主持人也是剧情中的一部分,比如《爸爸去哪儿》李锐的角色是“代理村长”。而在对“剧情化”的追求过程中,MC的人设也会放大,因为真人秀说到底是“人”的“秀”,焦点不只是主持人主持得如何,更是“秀”得如何。
这个“秀”,通俗地理解,就是“综艺感”。得在综艺节目中,有鲜明的定位,得放得开,得幽默搞笑,得收放自如。
在《了不起的挑战》中,撒贝宁的综艺感爆棚,他成了搞笑担当。这突破了观众对于央视主持人的一般认知——原来他们也可以这么幽默有趣啊。比如队友要挑战高空,他在旁边唱《兄弟走好》《一路平安》;展示行李箱,撒贝宁拿着华少的内裤不放,美其名曰“通过细节可以看出人物性格”;与奥运冠军孙杨一比高下,他非常自信地展示提前画好的腹肌……在《明星大侦探》中,他继续成为“搞笑担当”,自称是“芳心纵火犯”,扼杀了7到70岁妇女的芳心;完美地融合到节目中去,极大地带动了现场气氛,贡献了许多金句。
在真人秀时代里,那些只会念台本的文艺类主持人的舞台只会越来越窄。好的传统主持人和“综艺小王子”,都是市场上的稀缺物,当撒贝宁将二者结合起来,怎么会不火呢?
难怪在不少人看来,由撒贝宁来主持《主持人大赛》是适合的,他将以他的主持向选手们现场“示范”:一个真正的文艺类主持人,应该是什么样的。不过,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靠“说话”而非靠“脸”吃饭的撒贝宁在台下花了多少功夫?


TAG: 撒贝宁 芳心纵火犯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