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娱乐 >> 明星 >> 大陆星闻 >> 查看资讯

降薪、失业、分手、离婚、去世…2019的娱乐圈有点难

  “我太难了!”Giao哥一摸脸,发现过去的2019年不简单。
  受2018年查税风波的影响,影视行业延续了低迷状态,并且迎来一轮洗牌,一批中小型公司生存艰难甚至直接破产,部分大公司也举步维艰,项目收紧、支出缩减。
  行业难。
  近年来要价飞涨的艺人们被行业联合降薪,一批曾经活得很好的二三线演员突然就成了待业青年,从前在北影厂和横店趴活儿的特约和龙套们,则纷纷搞起了副业——不是变身卖货郎就是走入直播间。
  曾经话语权强大的演员们,开始遭遇就业难。
  行业难,行业里的人工作难,行业里的人们生活也难。
  辛辛苦苦营造的人设,说崩就崩,秀了好多年的恩爱,说散就散,今天还是青春帅气的笑脸,明天就成了墙上的黑白照片,生命易逝,也让人感叹,活着艰难。
  难,是我们从过去一年娱乐圈提炼出的关键词。当然,过去的365天是丰富多彩的,除了这些令人垂头丧气的时刻,当然也会有“燃”的瞬间,只不过,我们不妨先在今天回顾“难”告慰昨天,将充满“燃”的理想和希冀放在明天。
  ·行业难
  过去一年的整个影视行业链条中,没有一处是滋润的。
  电影·票房增速明显放缓
  就在两天前的12月31日晚间,国家电影局发布了2019年中国电影“成绩单”,其中显示,2019全年内地电影总票房642.66亿元,同比增长5.4%,城市院线观影人次17.27亿。2019年票房与观影人次均再创新高。在整个行业呈现下滑趋势的前提下,电影票房难得地维持了增长。
2019年中国电影总票房642.66亿元
  但危机还是摆在面前,如果单列出2019年上半年的数据,内地总票房311.7亿元,同比下滑2.7%,这也是近9年来的首次下滑;上半年观影人次8.08亿,同比少卖出去9000万张电影票。如果不是国庆档几部主旋律影片的爆发,全年总票房恐怕数字不会好看。
  事实上,2019年的票房5.4%的增长,比起2016、2017年的37.3%、48.8%已经是巨大的放缓。行业现阶段难以找到新的增长点,博纳总裁于冬曾说,过去总想着把蛋糕做大,现在只能想着在蛋糕上多分点。
  影视公司·华谊等亏损,更多公司关停
  2020刚至,各大影视公司的业绩报告尚未出炉,从Q3业绩来看,华谊兄弟前三季度亏损6.52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298.56%,而年末上映的《只有芸知道》截至目前仅收获1.51亿票房,恐难助力华谊业绩,此外,鼎龙卫华、欢瑞世纪、幸福蓝海、中南文化等上市影企均为亏损状态。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具体表现为公司状态注销、吊销、清算、停业,就连黄渤入股的春天融合也在近期被股权冻结,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大股东股权高质押……
  资本·鹿港文化等纷纷“去影视化”
  2015-2017年影视行业势如破竹之际资本纷纷进入,而在2019年,资本市场逐渐受不了靠天吃饭的影视行业了,纷纷努力剥离。
  以纺织为主业的鹿港文化宣布将以4.09亿元的价格转让浙江天意影视有限公司47%的股权,进行“去影视化”。上个月20日,唐德影视宣布将所持上海翎刻闪耀影视制作有限公司60%股权转让给东阳翎刻影视策划有限公司。大晟文化宣布拟将持有的康曦影业45.45%股权以1.5亿元的交易价格转让……
  片酬·限薪令让艺人无法再轻松捞金
  2018年11月9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明确规定,每部电视剧、网络剧(含网络电影)全部演员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限薪令”颁布,演员片酬应声下跌,就连参加综艺,也传出每期节目艺人总片酬不能超过80万,常驻嘉宾一季节目下来的片酬不能超过1000万的政策条款,尽管该消息未获证实,但从去年王牌真人秀《奔跑吧》的换咖来看,综艺降薪或许也不是空穴来风。
  片场·影视基地开机剧组数量骤减
  据横店影视城官网剧组动态公告数据统计,2019年,平均有不到30个剧组在横店开机,作为国内最为重要的影视基地,横店的活跃程度堪称影视行业晴雨表,而在2018年之前的3-4年,横店剧组保有量为60-80个。还有业内人士透露,北京近三分之一剧组停摆,有从业者笑谈,从前将朋友圈里卖货九宫格屏蔽,如今却也悄悄搞起了微商,心灵鸡汤发得那叫一个欢。
  ·行业里的人工作难
  过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日子的明星们,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遭遇通杀。老中青们各阶层的工作者们,各自遭遇职业危机。
  中年演员·缺好戏、缺爆款
  中年演员没戏拍在业界已是陈词滥调,女演员更是其中重灾区。去年的first电影节中,“国民好媳妇”海清“被逼”得放下身段、当众求职,可以想象环境的艰难。
7月29日,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海清为中年女演员向业内求戏,引发广泛讨论(图源网络)
  市场向低龄化、娱乐化大举倾斜,洋溢胶原蛋白的小花哪怕没演技,其参演的作品似乎也会比成熟中年演员更具卖相。曾经“四大收视女王”之一的刘涛,三部作品《面向大海》、《我们都要好好的》、《淘婚记》一年内出击,却三连折戟――不是变成箱底货,就是跳水兜售。
  就连马伊琍、孙俪、姚晨这些看似战斗力凶悍的顶级女艺人也如履薄冰。每一次选择如同一场赌博,赌团队、赌品质、赌发行能力,还要赌宣传力。
  小花小生·在烂戏和综艺里徘徊
  青年演员的日子也不好过,不到三十岁的迪丽热巴不得不借访谈节目找工作,向导演们呐喊“我有时间”;她的老板杨幂甚至被粉丝批评总接烂戏,为了维持曝光率,只能频频依靠综艺节目怒刷存在感,于小彤在节目里直接捅破了窗户纸:“最近不是挺难的吗?工作少了,就过来学习。”
人气小花热巴,在过去一年也有半年时间没戏拍,还主动向导演们喊话求工作机会(图源网络)
  流量·顶流更迭频繁、竞争激烈
  至于流量艺人们呢?换位速度快得像龙卷风,去年被尖叫的,今年可能就迎来寂寞。2018年,蔡徐坤悄悄抢走鹿晗的半壁江山,朱一龙、白宇成了新晋男神。而在一年后,人们热议的对象换成了李现、王一博和肖战。
2019年的夏天,肖战、李现、王一博是顶流
  而早前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初代流量们呢?鹿晗主演的《上海堡垒》票房溃败,引发了业界和观众对鲜肉效应的反噬;吴亦凡曝光绯闻女友微博水花平平、黄子韬曝出新恋情,热议度没有超出饭圈。“归国四子”开始掉队。而李易峰、杨洋这样的早期流量担当,更是紧迫地试图转型成实力派,剃平头,当打星,反正怎么颠覆怎么来。
  昔日偶像男主·降格演配角甚至消失
  当明道惨被后浪拍在沙滩上,酸楚地在节目中含泪道出“这几年没什么成功的事”时,那些曾拥有神仙颜值的台湾大龄偶像男青年们也终于成了传说。在台湾偶像剧的黄金时代,他们轻轻松松就蹿红,好戏接到手软。而现在,包括唐禹哲、张栋梁等大部分人已经消失了,汪东城、炎亚纶、陈楚河被迫资源降低,演网剧、演男N号,接不到什么像样的作品。最唏嘘的是,被誉为台湾偶像剧男演员进击大陆“成功学范本”的霍建华,也开始把“失业”当成女儿的床头故事,演饶雪漫的新电影还自嘲是“备胎”。
演惯了霸道总裁的昔日偶像剧男主明道,在《演员请就位》里自曝很长时间没戏拍(图源网络)
  千万不要以为上“求职现场”是什么丢脸的事。因为像《演员请就位》这样的综艺节目,还需要小演员竞争上岗。没有一点流量,给人PK的机会都没有。
  基层演员·待遇不如普通上班族
  在平台分约和影视寒冬的双重夹击下,70%的基层演员想留在娱乐圈,待遇比普通的上班族还不如。有人一年演一部戏,片酬到手六万块。有人两年没戏拍,只能靠打工补贴每月2500块的房租。
  年龄问题不断被放大,很多人还没闯出名堂,就被业界抛弃。比如一位27岁的女演员已经签不到公司,她大部分同学也都选择转行,过去当演员的职业履历,对于她未来的发展似乎没有任何助益。
  主持人·生存空间被新节目形式挤占
  真人秀节目一茬接一茬出现,却没能让主持人的钱景蒸蒸日上。一张手卡+一屏字幕,类似这样没有技术含量的串场,现在任何一个艺人都可以担当,有时效果还更具爆炸性。原先的台柱子们不得不淡出视野,带货、当演员、参加真人秀。
湖南卫视的昔日一姐李湘开始直播带货,但销售能力却不如一些网红(图源网络)

朱丹认错娜扎与热巴的口误,成了网友在2019年下半年的经典网络狂欢现场之一(图源网络)
  年底的时尚COSMO盛典上,朱丹连续叫错4位明星名字,6天后的新浪风格大赏上又再次叫错,作为一个大众认知里功底不错的主持人,她12月的行程就是:主持――口误――道歉――保证不犯――再主持――再道歉――再保证。曾经的“湖南卫视一姐”李湘走了直播道路,还在过程中出现严重口误;接棒她位置的新一姐谢娜在结婚生女后,主持风格被大众评价“越来越尴尬”,就在两天前的跨年夜舞台上,还因为“像主持幼儿园活动”上了热搜。
  ·行业里的人生活也难
  2019年,有人在工作中屡受重创,有人在展望新生,还有人带着遗憾离开。
  人设危机·吴秀波、翟天临、王思聪……昔日头衔都崩了
  在人设崩塌这件事上,没有哪一年比2019更加精彩。开年第一瓜由“雅痞大叔”吴秀波贡献。继爆出“出轨门”事件后,状告出轨女方陈昱琳敲诈勒索,将对方送进了看守所,“魅力大叔”形象一落千丈,“恋爱吗,坐牢的那种”成为当时最流行的网络调侃。就连娱乐圈纪检委王思聪也在微博上痛骂吴秀波“坏”。
这种网络恶搞的图片,也是被网友们玩坏了(图源网络)
  对了,王思聪也没开心太久,国民老公虽不是其个人营造的人设,而这一标签也在下半年崩塌,先是被列为被执行人,后被限制高消费,冻结资产,尽管目前已经被解除执行措施,但经此一役,过去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不坏金身,似乎再也没有从前那般伟岸了。
  同样人设崩的还有蒋劲夫,如果说第一次家暴还有辩解空间,二度家暴则是让他坐稳了“家暴男”。据新女友所曝的其种种行为:施加身体暴力、阻断女方与外界联系,还逼迫对方花光所有积蓄,超强控制欲令人叹为观止。
曾被日本女友指控家暴的蒋劲夫,今年又被乌拉圭女友指控家暴,他也成了网友恶搞的对象(图源网络)
  必须说明的是,家暴并非只有男方对女方施暴,张雨绮就曾上演刀“砍”老公袁巴元的现实戏码,结果没几个月,她就和袁巴元复合,但很快,二人再度撕破脸,张雨绮另有新欢,其产瓜的速度,已经超过了外界的消化能力。
  炫耀一时爽,过后泪两行。差点当上北京大学博士后的翟天临,因直播中脱口而出的“知网是什么”,深陷“学术门”。之后还连续被曝“抄袭陈坤论文”、“高考真实成绩造假”等黑料,“学霸”人设轰然倒塌。这起从娱乐圈直牵扯到学术圈的学术不端事件,导致今年的高校毕业论文审核前所未有地严格,2019应届毕业生们应该是永远记住了这位以一己之力推动教育改革的“伟大”演员。
差点当上博士后的翟天临,因为不知道“知网”,彻底与博士后无缘(图源网络)
  年初有明星跨学术圈,年底又有一位明星跨建筑设计圈。“江一燕跨界设计,获建筑师大奖”的通稿发出之后,引发了群众高涨的吃瓜热情。最终这场大戏以“专业人士打假、获奖别墅为违规扩建、江一燕致歉”为结局。
因为一栋自称参与设计的房子,江一燕的“才女”人设碎了一地
  婚姻危机·许志安出轨、张丹峰绯闻、李小璐亲密视频……
  “出轨队”也来报到。“乐坛前辈”许志安被曝出轨TVB小花黄心颖,凭《花千骨》里痴情形象走红又被奉为现实版“東方彧卿”的张丹峰,则陷入了和女经纪人的绯闻纠葛。
许志安、黄心颖在车上这段画面,成为今年最劲爆的“瓜”之一(图源网络)
  两年前就因“做头发”成为风口浪尖人物的李小璐,终于随着与PGone同框亲密视频曝光,过去的种种辩解已成枉然。
李小璐和PGone这组突然网曝的亲密照,让无数人惊掉下巴(图源网络)
  感情危机·晨冰、郑爽张恒、蓝盈莹曹骏分了,双宋、文章马伊琍、张亮离了
  2019不止是“崩人设”的一年,也是个分手大年。多对曾经的明星爱侣,拿着不再爱的号码牌,扎堆宣布离婚或分手。
  一月,邓家佳宣布与圈外老公结束五年婚姻,轰轰烈烈开启贯穿一年的年度分手大剧。同月,容祖儿出席活动时潇洒表明恢复单身。跨界爱侣景甜和张继科也在这一年里结束了恋爱关系。
尽管是在2019年内分手的,但估计如今没多少人记得这两人曾经在一起过(图源网络)
  以上分手都算来得体面,而郑爽张恒这对“综艺CP”就撕裂了许多。据知情人透露,这场分手还疑似有经纪纠纷,可能会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相对而言,有些感情虽然没能开花结果,却在终结后留下“一束光”,让人相信“分手后还能做朋友”的人间小美好。比如陈绮贞与交往18年的音乐人男友钟成虎分手后,仍以朋友身份继续相处。甚至陈绮贞被传插足别人婚姻成了第三者,钟成虎都会不顾非议,站出来为她说话。
  又比如蓝盈莹与曹骏分手后,光从文案看就有藏不住的深情和不舍,分手都像秀恩爱,也是没谁了。
蓝盈莹曹骏,连分手文案都是情侣款
  2019年6月27日,这在娱乐圈婚恋史上注定载入史册。
  张若昀唐艺昕这一天的婚讯被生生淹没在了分手的泪海里。早上,宋仲基宋慧乔离婚的消息霸榜热搜,这对曾经“甜到齁”的神仙眷侣以令人不解的方式分开,互撕、疑似出轨、分财产,各种负面消息不断。
谁会想到,双宋离婚会撕得那么难看
  当天傍晚时分,李晨、范冰冰4年感情以一句“我们不再是我们,我们依然是我们”收尾,分手文案完美与官宣恋爱的文案“我们”接轨,娱乐果然是个圈。
从官宣恋情到分手,“晨冰”的文案都很克制,但情感却迥异
  马伊琍与文章发文官宣离婚,出现过裂痕的婚姻,终究未能圆满;李小璐与贾乃亮工作室发布离婚声明,从此甜馨成了二人之间唯一的牵绊;梁静茹泪撒专辑分享会,宣布离婚,红酒商赵元同的12年情史自此落幕。后面两位女主角还都有一段相似的经历――疑遭遇“塑料姐妹花”插刀。
  李小璐出轨视频曝光后,马苏微博回应“脸真疼”实力打脸;而本想低调恢复单身的梁静茹,却因好友范玮琪嘴快,一句“隐隐约约有听说啦”让此事再也藏不住。
  而一向以爱家好男人形象示人的张亮,突如其来地宣布离婚,更是让人大跌眼镜,网友甚至都懒得再去高呼“再也不相信爱情”这样的陈词滥调了。
张亮、寇静和儿子昔日同框画面(图源网络)
  不过上述这些“难(第二声)”,在“难(第四声)”面前都不值一谈。
  性命之忧·意外和明天谁先来?
  2019年整个下半年,中韩娱乐圈都蔓延着忧伤与阴郁,所有人仿佛都惶惑了:意外和明天谁先来?
  7月,64岁的影视演员任达华在中山出席某商业活动中无辜被陌生歹徒捅刀子。腹部和手指受伤,手部神经与肌肉组织受到损伤。
任达华被陌生歹徒刺伤,所幸无大恙
  而更令人痛心的是,11月27日,年仅35岁的男演员高以翔在录制节目《追我吧》时猝死,他本应在几天后给好友毛加恩当伴郎,还准备在不久后向挚爱的女友求婚,计划表里的每一份幸福,被意外撕得粉碎。
高以翔的离去,让无数粉丝心痛不已
  而在韩娱圈,自杀仿佛成为魔咒。10月,患有抑郁症的雪莉在家中自杀身亡,整个娱乐圈陷入震惊与悲痛。在非公开葬礼上,具荷拉、宋茜、郑秀晶等圈内好友们赶来送她最后一程。
这样明媚的雪莉离开了
  40天后,送别了雪莉的具荷拉成了被送别的那个,她与雪莉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在家中自杀身亡,几乎每一位与她认识的明星都发文悼念,无法相信她的选择。
这么甜美的具荷拉也离开了
  12月初,韩国男演员车仁河在家中被发现身亡,警察调查后发现他生前也患有抑郁症,还曾有过自杀经历。
  韩娱圈的黑暗路人皆知,但短期内似乎无解,去年一年,以李胜利事件为导火索,拉开了多位明星的“监狱路”。郑俊英、崔钟勋、李宗泫、黄荷娜、朴有天、金韩彬、申元虎等多达11位劣迹斑斑的明星或因拉皮条、吸毒、施暴、性侵女性、传播不雅视频等面临刑罚。李胜利尽管被控为外国商人提供性服务以招揽投资等众多罪名,但法院以不存在毁灭证据的可能性为由驳回了拘捕令,并于6月以起诉意见移交给检察机关。能否为受害女性找回公道,还有待之后的判决。
  对于谜一样的韩娱圈,令人难以理解的是,为何他们能够拍出改变国家的电影,却无法改变自己所处的娱乐圈?
  在这一年,也有一些值得尊敬的大咖悄然离开。
  2019年2月12日,香奈儿灵魂人物、被尊称为“老佛爷”的卡尔·拉格斐去世,享年85岁,他也是继贝尔·德·纪梵希后又一位离场的老一辈设计大师。
被称为“老佛爷”的卡尔·拉格斐去世了
  7月,杰尼斯事务所董事长强尼·喜多川因脑动脉瘤破裂引起的蛛网膜下腔出血,享年87岁。作为日本娱乐界“伟大的领头人”,发掘的偶像数不胜数,光是已出道的日本周六组合就有45个,约166人,衍生组合几乎难以计数,被称为“偶像帝国”。
日本偶像教父、被粉丝亲切称为“爷爷”的Johnny喜多川也去世了
  老佛爷和喜多川的离世,国内娱乐明星和普通网友均是一片惋惜声,他们的离去虽代表着一个时代的落幕,但按照国内的认知,高龄去世已属喜丧。
  江山代有才人出,新的一年到来,必定带来更多的希望,对“难”的盘点并非传播焦虑和丧,而是寄希望于迎接更多的“燃”,敬请关注明天《娱探》推出的年终盘点系列之《燃》篇。

TAG: 分手 去世 失业 娱乐圈 离婚 降薪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