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要闻 >> 查看资讯

当年在非典上犯的错 今年武汉人让历史重演了

  昨天环球时报发表社评,直言不讳地指出武汉一些部门在早期处置新型病毒方面行动慢了
  导致疫情迅速扩散。
  这一切让我们想起了17年前的那场灾难
  有些历史重演的感觉
  2020年农历春节将至,新型冠状病毒爆发。
  在时间点上,像极了17年前的非典,都是在过年前后。
  今天滚君给大家介绍一部片子,一部真实反映当年抗击非典的纪录片。
  由凤凰卫视2013年出品:《非典十年祭》。
  虽然我们都经历过2003年,但很大程度上,你可能没有真正了解那段历史。
  截止2010年8月7日,中国内地累计死亡349人,其中约1/3是医护人员。
  死这么多人,只是因为病毒太可怕吗?
  并不是。
  灾难需要正视,错误不能重演。那些用生命换来的经验和教训,不该被忘记。
  2003年2月18日晚,在广州著名的天河体育场,《2003罗大佑广州演唱会》正在举办。
  近2万观众聚集在一起,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
  罗大佑在现场说:“这是一场来之不易的演唱会,大家能来看,表明对我有信心,对这个时代有信心。”
  当时,广州的白醋和板蓝根已经遭到疯抢,价格涨了好几倍,甚至卖到脱销,人心惶惶。
  可就算这样,这么多人还敢出门参加集体活动,确实不可思议。
  6天前更夸张,广州奥体中心,中国足球队和巴西足球队友谊赛,吸引了5万观众现场观看。无奈双方踢成了0比0平。
  纪录片说:“很难对这种行为进行某种判断,人们一方面惶恐,一方面又满不在乎。”
  现在看,不是群众麻木,而是当地政府判断失误,自认为疫情不严重。
  2月18日,CCTV《新闻联播》正式宣布,非典型肺炎的病原找到了,“基本确定为衣原体”。
  虽然用词很小心,只是“基本确定”,单向传播出去的信号毫无疑问是有很大误导性的。
  这让大家觉得这次非典没那么可怕,因为衣原体,人类是可以治愈的。
  而事实是,非典的病原体根本不是衣原体,而是新型冠状病毒,也就是后来被命名的SARS病毒。
  当时钟南山就对媒体的报道持否定态度,因为他已经用治疗衣原体的办法试过,完全无效。
  但谁敢报道呢?
  只有《南方日报》顶着压力发稿,提出了质疑。
  广州老百姓再次陷入惶恐。
  病原体迟迟确定不下来,就相当于你对眼前的对手一无所知。
  一个个病人倒下;
  一个个医生也倒下了。
  但就这个时间节点,一件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北京出现了第一例疑似案例。
  那时,南方日报虽然对病原体提出了质疑,但北京那没当回事。
  直到第一例疑似案例躺在北京301医院,他们束手无策后才发现,事情可能严重了。
  这时,一件特别滑稽的事情发生了。
  时任《中国青年报》记者刘畅在纪录片里说:北京医生居然上网去查广州肺炎的情况,因为广州那边一点信息都没有。
  现在我们看来,这真是太可怕了。
  人命关天啊!
  南方那边的信息居然是封闭的。
  紧接着,患者的母亲和父亲也接连出现了高烧反应,三人的症状完全一致,都在301医院救治。
  而301医院此时来了个骚操作,要求这三人转院去302医院。
  而且是让他们自己联系。
  医院打了北京120,说我们有个患者要从301到302。
  120来接的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接触患者的医生连口罩都没戴。
  因为301医院什么都没说。
  后果可想而知。
  患者转院后,302医院的数名医护人员被感染。
  再后来,三位患者中的两位(父亲和母亲)相继去世。
  更可怕的是,父亲刚去世时,医院还对该患者谎称,她父亲只是转院了。
  人都死了,都还要隐瞒?
  纪录片总结说:
  “无法查询到的信息、不透明的公共卫生网络,还有媒体迟迟无法介入的封闭尺度,事实证明,是非典肆虐的助力。”
  北京的患者越来越多。
  得病人群陷入恐慌,而大众却觉察不大,因为一直没彻底公开。
  除了各大医院隐瞒病情,患者也开始隐瞒病情,因为他们不想被隔离到小医院。
  纪录片里说:
  “一位秦姓患者在人民医院就诊时隐瞒病情,以致最终护理他的15名医护人员全部感染,而当时人民医院170多名临时工一夜之间则跑得只剩下30多人。”
  “转诊时病人都不肯上救护车,说不知道会被送到哪里去;后来听说转诊的都无需再个人支付医疗费用,大家又都不管什么病都往车上挤。”
  纪录片总结到:“SARS袭击北京,是一场全方位的袭击,既关于病毒,也关于人性。”
  自古以来灾难之下,才见人性。
  有人利用灾难,大赚一笔不义之财;
  有人狂躁愤怒,丧失对任何人的信任,包括亲人;
  有人恐惧死亡,思想悲观;
  有人兴灾惹祸,传播谣言……
  就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有关部门本应正确引导,以正视听。
  但4月3日,卫生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部长当着国内外记者的面表示: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在中国、北京工作、旅游是安全的。
  他在现场看到有人带着口罩,还特意说“戴不戴口罩都是安全的”。
  现场一片大笑。
  他在解释卫生部为什么不通报疫情时表示,非典并不是法定传染病,不属于必须报告范围,且根据《传染病防治法》规定,要公布也应该由发生疫情的地方政府公布。
  现在看,他的回答是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都什么时候了,还拿出这么一套说辞来处理问题。
  但庆幸总有说实话的人。
  约10天后,钟南山对记者说:
  “最主要的,是什么叫控制。现在病原不知道,怎么预防不清楚,怎么治疗也还没有很好的办法,特别是不知道病原,现在病情还在传染,怎么能说是控制了。我们顶多是遏制,不叫控制。”
  钟南山不愧是抗典英雄!
  不过,一方面我们要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方面我们也不能过分恐慌。
  后来有医学专家出来解释:其实SARS病毒根本没有那么可怕。
  死亡率远比当时人们想象中的低。
  “它只能近距离传播,而且只有出现症状后才能传播。”
  只是因为它刚出来,太新了,找出病原体需要一定的时间。
  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而且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遇到这么大规模的传染病。
  等到政府、医院、媒体彻底放开来报道后,整个北京,乃至全国都陷入到了巨大的恐慌中。
  不管谁,只要感冒就要被隔离。
  学生放假、工厂停业,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就算有一点矫枉过正,也总比完全不重视正确10000倍。
  果然,在这种全面戒备的情形下,病毒传播被掐断,非典逐渐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控制。
  期间,无数人付出了日以继夜的辛劳,其中一部分甚至献出了生命。
  2003年5月29日,北京非典新增病例第一次为零。
  2003年6月1日,北京防治非典指挥部,撤销。
  我们赢了!!
  非典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
  即使那些被治愈的人,后来也不得不遭受后遗症的折磨。
  因为他们被打了很多抗生素、激素。
  但如此重大的一个全国性事件,滚君找了找,除了凤凰台的这部纪录片《非典十年祭》,并没有多少严肃反映当时情况的影视文学作品。
  这样的灾难,如果要以遗忘的方式结束 ,那就太可悲了。
  这样的教训,这是用多少人的生命换来的啊!
  病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正视它。
  这一次武汉又出现了瞒报疫情的问题,发文表示这次肺炎未发现明显人传人。
  昨天,钟南山又站出来表示:新型冠状病毒肯定是人传人的。
  湖北记者褚朝新发表文章,标题直言:《我们已知的武汉肺炎的重要消息,都不是武汉官方首发的》。
  武汉难道是想让17年的悲剧再次重演?
  不过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现在全国已经进入警备状态。
  各大媒体都在随时报道疫情进展,大家无需太过恐慌,注意基本防护,少去人群聚集地,如果发现自己有任何异常,一定要马上就医。
  最后,滚君向奋战在前线的医护人员表示致敬。
  这次,我们一定能战胜病毒,很快抗过去!
  钟南山在去往武汉高铁的餐车上累的睡着了


TAG: 武汉 武汉肺炎 非典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