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财经 >> 大中华 >> 查看资讯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对中国的经济伤害到底有多大?

大华新闻网中国有个「年」的传说:很早很早以前,有一种叫「年」的怪兽,每到除夕就会出来伤害人命。因此众人除夕前就纷纷躲起来。到了大年初一,大放爆竹,见面第一句话就是「恭喜恭喜」,庆贺躲避了「年」的伤害。

2020的庚子年,这个「年」兽传说成真,它化身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出现,并向整个中国与周边国家扩散。小年夜武汉封城,以躲避病毒肆虐,但大年初一爆竹并未响起,且在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列为「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后,有63国对中国实施入境管制。中国人何时才有机会大放爆竹、相互恭喜,庆贺躲过「新型冠状病毒」这头「年」兽的肆虐?全世界都关切。

为什么全世界都关切?

因为它连结世界经济。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中国来说是个「黑天鹅」事件,低机率但影响重大。类似事件以往也曾发生过:2003年SARS肆虐,造成中国第2季经济规模(GDP)增速较前一季降了2个百分点。至于全球经济的损失,有学者研究约为400亿美元

然而,2003年中国GDP才1.66 兆美元,排名世界第6,占全球的4%;与世界经济的连结低。现在则不然,中国已是世界第二、货物贸易第一的经济体,GDP占全球的16%。中国打个喷嚏,许多国家都要感冒。例如中国与美国打了两年的贸易战,GDP增速从2017年的6.9%降为2019年的6.1%,降幅0.8个百分点;但经济体质为出口导向的韩国就从3.1%降为2.0%;产业结构以知识密集型为主的新加坡更从3.9%降为0.7%。

投资机构与经济智库因而对中国经济衰退并拖累全球经济的影响可能超过SARS期间表达忧虑。穆迪指出,依赖中国消费者和加工产品的国外商品和服务部门将产生严重的负面冲击。标准普尔也认为若疫情广泛扩散,可能严重削弱亚洲国家的经济成长和政府财政。法国兴业银行判断富时全世界指数(FTSE All World index)可能从近期高点回跌10%,导致该指数市值蒸发5兆美元。野村证券则预测今年第1季中国GDP降幅可能超越2003年第2季的2个百分点,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更悲观的预测至少减半,中国社科院的经济学家则认为GDP增速将减少1个百分点,甚至不排除跌破5%。「经济学人智库」(EIU)则预估新型冠状病毒将吃掉中国GDP约0.5至1.5个百分点,并使全球GDP缩水0.2至0.3%。保守的国际货币基金(IMF)则认为,现在论断疫情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冲击仍言之过早。因为问题的关键,在于中国还需要多久时间,才能收服这头凶猛的病毒猛兽。

国际医疗或防疫专家对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普遍不表乐观。虽然致死率低于SARS,但传染力更甚。而中国地方政府早期的错估形势,未能在第一时间及时处理,已经使疫情失控。许多说法,例如「感染规模是SARS的10倍起跳」、「热核级反应级别」,或者透过模型推论「14天内传染人口将超过25万」…,都意味着专业人士认为这将是一场惨烈的长期抗战。投资人的忧虑、国际股市的暴跌,都是合理反应。

然而,这些基于以往经验的推演,对中国这次防疫成效的论断是否适用却有让人存疑之处。因为,中国在正视疫情严重性后改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应对,所采取措施的强力程度,是史无前例的。

观察中国的防疫策略;在空间上,是牺牲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省,以确保其他地区的安全。封闭一个千万人口的大城与其他12个城市,让湖北省5,000万人进入隔离状态,需要极大决心、魄力与牺牲精神。这是WTO将中国疫情列为「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的同时指出:「我们所有人都应该表示感谢」的原因。

在时间上,中国的策略是牺牲春节假期的经济活动,让疫情在短时间内获得控制,以尽快恢复正常生产。就这点来说,春节期间才进入发病高峰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有减少冲击的一面。因为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货物贸易国家,产业链与产品线链接全世界;有秩序的停工,让人们进入隔离状态而不引起损失难以估计的恐慌与混乱,在技术上是做不到的。事实上,除了春节基于民俗,经过十数天准备的自然停工,几乎没有任何人为全面秩序性停工的可能性。武汉在小年夜以提前预警方式封城,显然是高度策略性的安排。早几天或不预警都将引起产销秩序与人流的混乱,较晚则有更多的带原者逸出。中国策略性的搭春节停工便车,之后,就是视疫情控制的程度,决定何时开工。

中国政府的大动作,造成的效果明显。湖北之外,其他大城如北京上海居民也多主动的自我隔离,避免接触人群,街上经常空无一人。大年初二(26日)的电影票房总收入181万人民币,只有去年14.5亿人民币的零头。大年初三(27日)铁路、道路、水路、民航发送旅客只有1,626.7万人次,比去年同期下降68.3%。如此大规模人际接触的断联,即便不能完全隔绝,但的确有机会让病毒的传播受到控制。病毒潜伏期为2到12天,这表示春节期间不断升高的确诊人数,其实多来自封城之前失控的大规模传染。合理推论,封城之后的12到14天,隔离效果就将明显的呈现出来。

因此,在「决策者理性」假设与武汉之痛的深刻教训下,广东、江苏、上海下令企业2月10日起才能复工、湖北省延长今年春节假期至2月13日,应是分析疫情发展后的决策。各地若果真能有秩序的顺利开工,则影响中国经济的部分将限缩到春节期间旅游与服务的业务损失,以2019年来说,就是零售和餐饮销售的10,050亿人民币、旅游的5,139亿与电影票房58亿;以及延长假期与恐慌所造成的消费与旅游减少,这部分目前缺乏推论数据,但应不高于以往的春节假期。至于延长假期企业所损失的产能,则可透过加班赶工弥补。如此中国第一季GDP增速的缩水,有机会控制在1个百分点之内。

但如果疫情未能有效控制而使开工日再次延期,就增加了不确定性。如此企业将出现转单效应,甚至供应链重组;恐慌扩大导致消费与旅游的减少也将持续或加剧,经济伤害将倍增。

结果如何,目前还不能确定,但可感受中国政府的全力以赴。中国地大人多,决策机制像大恐龙,对突发事件的处理确实有反应迟钝的弊病,但一旦动起来,威力巨大无比。2月13日湖北春节假期结束,武汉解封,14日放爆竹庆祝开市与开工的可能性,还是比较高的。



TAG: 新冠状病毒 武汉肺炎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