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评论 >> 中国看世界 >> 查看资讯

美日为何在疫情面前对中国态度截然不同

进入2020年2月中旬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NCP)的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暂时仍没有太多起色。中国总理李克强曾分别在2月1日和9日分别向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与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等人谈及中国需采购医疗物资的问题,外界不难发现,北京面前的形势仍是严峻的。

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美、日等大国当局在表态“声援北京”时显出的冷热反差就突出了起来。美日两国对中国疫情态度的迥异,呈现了华盛顿与东京在近一时期面对北京的不同诉求,日本方面对中国经济助力的渴求更使之在疫情期间展示了罕见的“日中亲善”。而这一切,都是在客观政治、经济环境演进之下形成的必然。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前排中立者)及其麾下自民党议员已计划在2020年3月集体向中国捐款,这一款项虽然数额有限,但足以反映东京当局在疫情之下的亲善态度。(路透社)

东京方面虽然在1月下旬就开始采取隔离检疫措施,但日本终究没有像美国那样选择高调、极端的态度。(路透社)

美国为何咄咄逼人

尽管华盛顿当局终于在2月7日以政府名义向中国输送了17.8吨的医疗救援物资,但美方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对华态度也是突出的。美国一侧正在尝试借助新冠肺炎的势头呈现出咄咄逼人的态势。

从1月下旬至今,外界可以发现美国一面口称“帮助中国”,但其主要目的仍在于借贬损中国状态不佳,借以衬托美国应对之有力。即便中美高层颇有合作的迹象,但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为首的高官们仍然不忘指中共是核心威胁。

此外,美国还从批评中国的行为中,重新找到了自己作为国际秩序制定者的“威严”。

美国在1月23日时第一个撤出其领馆人员,又第一个提出撤出其使馆部分人员,还第一个宣布对中国公民入境采取全面限制措施。这种指导性措施很快就被陷入新冠肺炎恐慌的其他国家所采用。这也让因贸易战在全球遭遇抵触的美国借此再次展示了自己权威的一面。

特朗普当局来说,让美国在公共卫生领域扮演权威角色有助于他在选举季节维持优势。(美联社)

考虑到美国还处于选举季节,特朗普(Donald Trump)当局在此期间甚至还能借此提振选情。因为特朗普在大选年需要政绩,因此,他批评中国不透明、中国应对不佳,总能反衬一下美国做得相对不错,也呼应了美国民间对于“美国仍是最强”的潜在心理诉求,这一点出自特朗普的政治私利考量。

这样一来,美国在面对中国疫情时的心态就呈现了一种对立而统一的状态,他也许愿意提供帮助,但他同样希望中国的发展遇到障碍。

目的明确的“日中亲善”

相比之下,东京方面的态度就大不相同。

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左)于2019年12月下旬访问中国,拜会中国总理李克强等人后,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日的安排似乎已经成为东京各界在2020年奥运会前的一大要务。(美联社)

相对于华盛顿方面率先撤侨的消极态度,东京方面不仅在1月26日率先与北京方面取得联系,借其外相茂木敏充之口向中国外长王毅称“日方愿同中方一道,共同应对疫情威胁,向中方提供全方位支持帮助”。

到2月4日,中国外交部特别点名日本政府在疫情发生后“就表示将全力协助中国抗击疫情”,还专门强调了日本政府主动与日本地方、企业“向中方捐赠口罩、护目镜、防护服等防疫物资”。

2月7日时,日本两大执政党政要,即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和公明党干事长齐藤铁夫甚至称“日方愿举全国之力与中方共同抗击疫情”。到2月10日,以首相安倍晋三为首的日本自民党甚至还组织对华捐款行动。加之二阶等日方要人还向北京表示了“日中两国团结合作”等意愿,这种异乎寻常的中日友好甚至让观察人士感觉颇有些反常。

当然,日本此举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就当前国际产业链的局面而言,日本企业与中国企业之间已经形成了高度绑定的关系,譬如日本的汽车产业正是如此。

当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的整车企业和零部件制造商的生产计划陷入中断,这不仅影响中国本国汽车市场的产销,也对依靠中国供应商供货的日本汽车企业构成影响。如日产汽车即在2月10日指出,由于中国供应链问题,日方将关闭两条生产线。虽然在中国湖北的多处汽车工厂有望在2月14日后复工,但摩根大通等权威机构已指出,中国工厂的停工或减产仍将使日产的营业利润下降约11%。

此外,随着中日间在2018年10月后达成了为期三年,协议规模为2,000亿元人民币(约合287.5亿美元)对34,000亿日元(约合303.5亿美元)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东京的产经人士和分析家们便在东京奥运会即将召开前大谈“新层面的日中合作”。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甚至指出,日本“愿同中方在广泛领域加强合作,包括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

于是,面对着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仍有可能在疫情减退后,于2020年4月访日的客观局面,日本当局有意识构建“日中亲善”的举动就显出了其明确的目的性。这意味着华文世界的观察家和分析人士固然可以借此向东京致以敬意,但东京此举终究也是在特定的政治与经济环境影响下的结果。正如美国的对华态度不佳一样,这一切不是偶然,而是当下客观环境下的必然。

在疫情爆发的初期,面对中国局部地区医疗物资存量不足的局面,日本以政府名义向中国提供了一些援助,这种礼轻情意重的表现让中国民间对日本好感倍增。(新华社)

中国外长王毅曾同十几个国家外长通话,解释中国的政策立场,呼吁各国不要采取过度措施。图为2月5日王毅(中)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迎接访华的柬埔寨首相洪森。(新华社)



TAG: 中日关系 中美贸易战 新型肺炎 武汉肺炎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