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人物 >> 查看资讯

专访:肺炎疫情下的武汉幸存者“我是不幸之中幸运的人”

(大华新闻网1月20日之前,湖北政府与中国媒体并未太多提及始于武汉的这场肺炎疫情。2019年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最早公布发现27例不明原因新型肺炎病例(图为武汉东湖畔)。

2020年除夕夜前夕,25岁的武汉人小武一个人躺在家里。他已经连续5天发高烧,咳嗽越来越重。辗转4家医院之后,他得到了一张住院单,每位接诊的医生都告诉他,基本可以肯定他得了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但没有条件为他安排试剂盒确诊或床位收治,只能让他自行回家隔离。

那时,武汉各家医院发热门诊与住院病房已经人满为患,面对这个来势汹汹的新型传染病,医生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你还年轻,免疫力强,很多人可以自愈,你回去说不定可以自己扛过来”,一位医生这样跟他说。

“我每天都在跟好朋友告别,”他对BBC中文回忆道。“我一直在想,我还这么年轻,不愿意这么早就离开,但我没有办法。”

1月23日晚上,走投无路的小武打开微博,发出一封求救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高度疑似患者,求医之路四处碰壁,至今无法住院!!!很绝望,希望能够得到帮助并引起重视。”在文章最后,他还@(抄送)了武汉市长专线、武汉网信办、武汉卫健委等多个政府部门和多家中国媒体的官方微博账号。

尽管没有得到这些账号的回应,但这条微博最终救了他一命。第二天早上醒来后,他发现自己收到一万多条私信,增加了3万多名粉丝。许多人告诉他,武汉当地社区可以帮助联系疑似病人前往医院住院。

在女朋友帮助他联系所在社区后,26日小武终于得到一个住院床位。尽管那是在一个四人病房中临时增加的病床,但他已经很满足了。

小叶的新型冠军状病毒RNA检测结果。

根据中国卫健委通报,截至2月16日24时,这场肺炎在中国大陆已经夺走至少1770人的生命,10844人接受治疗后出院。住院19天后,小武两次核酸测试转阴,获准出院回家隔离14天。现在他还有一些轻微咳嗽,偶尔会有点气喘,但他知道,自己的命“已经捡回来了”。

“我以为只是普通感冒”

小武至今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时何地被传染的。他觉得自己一直还算强壮,很少生病。他平时接触的人只有公司同事与家人,所有人在他得病前都很正常。

他最早出现症状是在1月19日。那天没戴口罩的他在汉口火车站的一家快餐店吃了一顿饭,回家后开始发烧、咳嗽、拉肚子。汉口火车站距离最初疑似确诊病例集中爆发的华南海鲜市场仅1公里左右,尽管当时中国周边地区已经对这种新型肺炎保持警惕,但身在疫区中心的他丝毫没有把自己的症状跟肺炎联系到一起,以为自己只是吃坏了肚子。

小武服用的部分治疗药物。

“当时普通人都不是特别了解这个病,也不知道会有很大规模感染。”小武称。

“我只是听说过有这种情况,但没听说有身边人得病,所以肯定不会往这方面联想,”他说。

与小武类似,21岁的小叶在发病之初认为自己得的只是普通感冒。他家离华南海鲜市场有10分钟车程,但在发病前家里没有人靠近过那里。1月17日,小叶开始肌肉酸痛,吃了感冒药后症状消失,这也让他短暂放松了警惕。

1月20日之前,湖北省政府与中国媒体并未太多提及始于武汉的这场肺炎疫情。2019年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最早公布发现27例不明原因新型肺炎病例。在之后的近一个月时间内,肺炎信息并不太见诸于官方信息平台。湖北卫健委1月11日通报称,3日至11日期间没有新增案例,没有发现明显人传人迹象,武汉卫健委的通报也直到1月18日才宣布另有4例新增确诊病例。

但在大陆之外,一些迹象已经显示这场疫情不同寻常。在武汉没有新增病例的几天期间,泰国日本分别确认有来自武汉的旅客确诊,越南新加坡香港澳门等地也纷纷报告疑似病例。

1月20日,中国医学专家钟南山公开表示,新冠肺炎可以人传人。同天晚上,习近平对疫情作出指示,中国官方媒体才逐渐有所跟进,这次疫情的全貌才开始慢慢展现在小武和小叶眼前。

 患者在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休息

“我很幸运”

1月21日晚上,小叶从自己报的日语寒假班放学回家后感觉“有些不对”。他已经整整一天没有食欲,晚饭后发现自己发起了低烧。家人开车带他去当地三甲医院同济医院后,发现早已“人山人海”,根本不可能排到队,他们便找到附近规模相对较小的武汉肺科医院。那里人并不多,他顺利挂上了急诊号,做了CT检查。

检查结果显示,他的双下肺出现感染,但因为症状较轻,也被送回家自我隔离。接下来的四天中,他的病情逐渐加重。喉咙从痒到咳,“咳得肚子疼,肺疼”。四天之后在25号进行第二次检查时,发现他的双肺已经大面积感染,医生称,这是高度疑似病例。

从高度疑似到确诊,小叶又等了四天。根据当时的规定,确诊病例需要由专家组研究判定,需要在专家组上班时间内接受会诊才有机会得到核酸检测试剂盒。小叶在25号被认定为高度疑似病例后,由于专家组没有上班,直到28号复查时才等到专家会诊并确诊。

即便如此,小叶认为自己的看病经历比起许多人已算顺利很多。“因为我们家有车,这个真的很关键,去医院拿药,治疗必须有车,”他表示。“很多情况都是因为没有交通工具被耽误了,很多人告诉我,他们几乎叫不到的士,只能等社区分配,那个时候社区能调动的车也极少,如果没有车基本上就没什么办法了。”

1月23日凌晨,武汉宣布封城,当天上午10点开始,武汉所有巴士、火车、地铁及船舶全部停运,公共交通系统一律叫停。之后湖北大部分城市均宣布采取同样措施。这种防控手段与规模前所未有,也带来许多人道主义层面的担忧。

在这基础上,由于医院医疗资源紧缺,武汉许多病人无法及时得到治疗、收治,被要求在家隔离,使得许多疑似病人耽误治疗时机,同时一些居家隔离者传染家人,家庭传染与社区传染持续发生,导致疫情更加难以控制。

与许多武汉患者相比,小叶和小武已经十分幸运。他们在病情仍可以控制的时候得到了试剂盒确诊的机会,之后顺利通过药物治疗逐渐好转。目前他们都处在14天隔离期内,两次核酸检测显示阴性。

在小叶得到第二次核酸阴性检测的那天,他得知了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消息。他将李文亮视作“英雄”,这条新闻格外触动他。

通惠河畔民众书写的“送别李文亮!”文字。

“当天北京有人在雪堆写‘送别李文亮’,那个人还在大大的感叹号躺进去了。我也想在里面躺一下,”他告诉BBC。“为什么我这么幸运,他就没挺过来?”

在住院和隔离期间,小武一直也在转发网上其他求助信息。他最近转发的一条信息来自武汉一名确诊病人,这名病人的母亲因为无法确诊、没有床位选择自杀,之后这名病人将经过发在了微博上。

“虽然大部分病例都得到了救治,但是仍有这么伤心的事例存在,我觉得这个妹妹的的社区必须承担责任。我太难受了,”小武在转帖时写道。

“跟没得病的朋友比,我肯定是不幸的,”小武对BBC中文表示。“但如果跟最开始离去的那一批人相比,我还是很幸运的,捡回了一条命,”他说。

(为尊重受访者意愿,文中小叶、小武均为化名)

王凡 BBC中文记者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