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财经 >> 封面视点 >> 查看资讯

观察:中国工厂艰难复工,制造业缓慢重启

上周,中国滨州的一家医疗用品厂。类似企业都在昼夜不停地生产,但其他制造商很少这样做。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大华新闻网空中客车正在缓慢地重启在中国的装配线。通用汽车上周六开始逐步复工。丰田在周一上午紧随其后。

北京颇有些担忧的催促下,中国正在断断续续、艰难地尝试复工。

由于一场病毒疫情暴发导致了数万人患病,并出乎意料地延长了中国的一个假期,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三周前几乎完全停摆。停产引发了不少警告,人们担心如果世界上这个最出色的制造业中心关闭的时间太长的话,全球经济可能会受到威胁。

现在,随着一些工厂轰鸣着缓慢地重新开工,重启中国制造业这个任务的艰巨性正变得清晰起来。中国控制疫情的努力正在与让人们重返工作岗位的努力发生冲突,这就要求中国领导人在保障人民生命安全与让关键产业重回正轨之间找到平衡。

在过去的一周里,中国领导人呼吁要加强对恢复经济活动的重视。但公司和专家表示,许多已开工的工厂仍在以远低于产能的状态运行。隔离措施、道路封锁,以及各地设置的检查站使数百万工人无法重返工作岗位。供应线已被切断。

就算重新开工了,中国官员也要求企业为工人提供口罩,记录他们的体温,追溯他们的行踪,以确保他们没有接触过导致名为COVID-19疾病的冠状病毒。

“就经济活动而言,这种恐惧和停产可能会持续下去,”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研究员乔治·马格努斯(George Magnus)说。“我真的看不到什么好结果。”

据官方数字,截至周一,全球已有逾7万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逾1700人死亡。新确诊病例仍在世界各地继续出现,其中包括一名周日在马来西亚确诊的美国人,此人是从一艘邮轮上下来的乘客,引发了人们对中国大陆以外可能出现聚集性感染的担忧。

台湾也在周日宣布了一名61岁男子死于冠状病毒,这是大陆以外的第五例死亡。虽然该男子有健康不佳的历史,但并没有去中国大陆旅行的记录。

尽管如此,在位于疫情中心的中国大陆,官方的新确诊病例在过去三天里有所下降。

新冠病毒的影响继续在世界各地蔓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上周五警告,疫情爆发可能会让新加坡陷入经济衰退。欧洲的经济大国德国上周五报告说,本国的经济增长已在2019年底开始放缓,这让人们担心新冠病毒可能会推迟欧洲的经济复苏。

1

去年12月,一汽-大众天津工厂的一条装配线。 VCG, via Getty Images

随着新一周的开始,中国巨大的制造业机器——占全球制造业25%的产出——显示出了再度快速运转起来的微弱曙光。

欧洲飞机制造商空客说,公司已在上周开始重启位于天津的窄体客机组装线,但只会“逐步增加产量,同时采取所有必要的健康和安全措施”。空客需要天津工厂的生产:公司已在上周四承认无法满足全球对窄体客机的需求,因为波音737 Max型号客机停飞后,航空公司正在大笔订货空客窄体客机。天津工厂的目标产量是每月六架飞机。

大众汽车表示,公司已在上周四部分重启了在中国的15个组装厂中的一个,并计划逐步重启其余的工厂。通用汽车称,已于上周六开始逐步重启在中国的十几个装配厂。现代汽车说,公司在中国的大部分生产线已于周一复工。

有些企业则更为谨慎。重型设备制造商卡特彼勒(Caterpillar)说,应政府主管部门的要求,公司已于上周一重启了在中国的多数工厂,但没有提供是否已恢复生产等具体细节。本田公司表示,正在尝试于2月24日恢复生产。

除了生产医疗防护设备的工厂(中国政府已要求这些工厂24小时运转),几乎没有企业看来恢复了以前的生产速度。

丰田表示,新冠病毒暴发前,公司的四个组装厂每天都是两班倒。公司目前的计划是,周一和周二重启其中的三个工厂,但都只上一班,公司位于中国西部城市成都的第四个也是最小的一个组装厂,继续停产。

为苹果制造iPhone和其他小装置的全球电子设备企业——台湾的富士康拒绝提供自中国春节假期结束以来哪家工厂已重新开工的具体信息,但否认了媒体的一条报道,报道称富士康的目标是在本月底前恢复50%的生产。富士康没有回复记者让公司进一步置评的请求。苹果公司也拒绝置评,但首席执行官蒂莫西·D·库克(Timothy D. Cook)上月曾说,公司的一些供应商可能会受干扰,但没有提供具体细节。

为消费电子产品生产组件的中国工厂已在上周陆续重新开工,截止周一,除了那些位于疫情中心武汉的工厂,其余的几乎都已恢复生产,Instrumental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安娜-卡特里娜·谢德列茨基(Anna-Katrina Shedletsky)说,该公司为全球品牌提供用于跟踪和管理电子制造业的远程质量监测系统。不过,她补充说,这些工厂中有许多尚未满负荷生产。

上海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Shanghai)表示,其企业会员的大多数已至少重启了部分业务。商会的企业会员遍布在中国中东部的主要工业地区。但商会会长季愷文(Ker Gibbs)说,恢复生产的企业中大多数都不是满负荷生产,主要原因是缺少工人。
企业重新开工意味着在度过了将近三周的春节假期之后,中国七亿多劳动力中的大部分将重返工厂。中国遏制疫情的措施已实际上将这个国家分割开。至少有7.6亿人——略多于全国人口的一半——被各种各样的封闭措施限制起来。

当局已开始试图将国家重新连接起来。中国的农业部在周末要求各地的农村拆除设置在公路和高速公路上阻碍牲畜和饲料运输的路障。江西省上周四宣布,将拆除设在高速公路出入口的检疫点。

但仍有许多障碍。


“疫情很严重,我可以理解,这是国家的灾难,”来自中国西北地区的卡车司机马宏奎说。由于无货可运,他和其他数十名卡车司机已被困在西南省份云南的一个小镇里好几周了。“我不知道该向谁求助。”

本月,山东邹平一个生产医疗用品面料的生产线。 China Daily/Reuters

浙江省义乌市是一个小型制造业的中心,也是一个庞大的商品批发市场的所在地。返回义乌的农民工必须接受为期两周的隔离。他们到达义乌市的一个火车站后,数十名身穿临时防护服、手持热像仪的官员对他们进行检查。当地政府已安排了四万个床位供他们住宿。

据义乌市政府上周发布的一份通告,只有那些在企业复工人员名单上的人才可进入该市。说谎者将受到逮捕的惩罚。

上海大数据中心主任朱宗尧说,上海正在从雇主那里收集每位员工的回沪日期和旅行历史数据。计算机将根据每个工人最近的旅行历史,自动计算和评估他们接触病毒的可能性和风险。

中国正在“维护人口安全,同时让人们尽快重返工作岗位之间找平衡”,迈克尔·D·克罗蒂(Michael D. Crotty)说,他是江苏省一家窗帘厂的联合业主,该厂准备在周一复工。

当地政府要求克罗蒂的工厂为每位工人提供10天的口罩供应。但中国口罩供应商都在优先考虑医护工作者和其他有紧急需求的人。克罗蒂马上安排了从世界各地进口口罩。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院长彼得·皮奥特(Peter Piot)说,要求人人戴口罩不只是增加了个体的负担,还可能加剧全球的口罩短缺。

“在口罩如此短缺的时候,必须有一个合理的使用办法,”他说。

中国工厂缓慢地恢复部分生产,可能会给世界各地的企业带来连锁反应。位于江西省的中国织材控股有限公司说,公司的纱线厂在2月20日之前开不了工。中国其他的工厂需要这家公司生产的纱线来织布。

在邻国越南,手袋制造厂正面临着面料、拉链和各种金属部件的短缺,它们大部分来自中国,为越南手袋制造业提供咨询的塔蒂阿娜·欧婵奈兹基(Tatiana Olchanetzky)说。

本月,青岛一个港口。隔离、道路封锁和检疫点基本上切断了供给线。 CHINATOPIX, via Associated Press

“一些厂家可能不得不在3月份让工人无薪休假,如果材料进不来的话,”她说。

复工只是挑战的一部分。中国有一个庞大的服务行业和消费群体,其中包括越来越富裕的中产阶级喜欢去的商店和餐馆。由于许多中国家庭受疫情影响被迫呆在家里,提供这些服务的小微企业也受到了严重打击。

上海一家经营中国东北菜的餐馆老板艾米·李(Amy Li)说,她的餐馆和附近几十家餐馆一样,对很快重新开张几乎不抱希望,这让他们可能无法生存下去。

“现在还不知道哪一天可以重新开业,”艾米·李说。“未来的事只能听天由命了。”



TAG: 新冠肺炎 肺炎疫情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