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国际 >> 查看资讯

韩国疫情:新天地教会如何成为传播元凶

2020年2月25日,在韩国大邱市大邱市政厅,韩国总统文在寅(前排左三)在讨论防止肺炎疫情进一步扩散的政府特别会议上向民众致意。(AP)

2020年2月25日,一名抗议者在韩国大邱举着标语谴责政府对冠状病毒的应对措施。牌子上写着”救救大邱”。(AP)

大华新闻网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蔓延,韩国、日本意大利伊朗等地确诊病例增长迅速。这次疫情作为世界性疫情,考验的不仅是中国政府,还有各国政府。初遇疫情,各国得分几何?又该如何通过接下来的重重考验?本组话题将就此进行探讨,敬请关注。

韩国政府2月23日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预警上调至“严重”这一最高级别后,多个国家和地区已经提升前往韩国的旅游警示级别。美国建议民众如非必要,避免前往韩国,同时美军宣布缩减3月份同韩国的军演规模。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2月26日下午通报,韩国新增115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全国累计1,261例。目前,新病例爆发的大邱市和庆尚北道列为特别管控区。

作为中国的邻国,韩国的局势十分令人担忧。(AP)

2月25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赴大邱视察。他表示,目前的形势非常严峻,政府将举全国之力打赢与新冠疫情的战争。他同时要求,本周要让确诊病例不断增加的态势出现明显的拐点。(AP)

韩国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扩散,和该国新天地教会教徒的传播是分不开的。近几日新增病例中超过一半和新天地教会有关。那么,新天地教会究竟是怎么样的组织,竟然连韩国政府在关键时期也难以做到严格把控,以至于至今没有人知道新冠肺炎疫情是如何在新天地教会传播开来的?

新天地教会的全称是“新天地耶稣教证据帐幕圣殿”(Shincheonji, Church of Jesus, the Temple of the Tabernacle of the Testimony),由现年88岁的韩国人李万熙于1984年3月14日建立。该教会自称是上帝的国度,由上帝创造在现世,以履行天上的意志,李万熙则是“上帝指派的牧师”,正在人间创造上帝的天国,并将见证《启示录》中预言的“末日灾难”与“新天新地”。

韩国政府2月25日已经要求总部位于京畿道的新天地教会向政府提供信徒名单及其联系方式,并对所有信徒进行病毒检测,如果新天地教会拒绝合作,政府会采取法律手段。

但是,韩国政府也承认,该教会在韩国共拥有约1,100个据点,政府对该教会的人数统计可能无法做到准确无误,21.5万人信徒并不包括 “准信徒”。首先被发现感染的信徒、即韩国“第31号病例”并没有海外旅行的经历。但目前韩国政府只知道她曾前往庆尚北道清道郡。而该郡一家名为大南的医院至少111人感染,不仅包括多名医护人员,甚至还涉及3例死亡。

据了解,该教会布道者还会潜入其他基督教会,参加他们的礼拜活动,劝说他人皈依“新天地”。由于是教会,信众成百上千聚集在一个地方,礼拜、聚餐、交谈,病毒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能造成感染。

一些信徒对于科学查证也是存在排斥的,包括隐瞒自己的病情和行踪,或者淡化其中的风险。教会还告诉信徒,不要害怕生病,即便生病也不能停止规劝他人入教。韩国首例病人“第31号病例”在确诊前曾至少两次拒绝转院,不愿接受新冠病毒的检测。

该教会甚至可能没有完全公开与第31号病例接触的信众的行动轨迹,也不会完全配合政府的追踪工作。据《韩国时报》报道,在上周对该教会与第31号病例一起进行礼拜的4,000多名信众进行询问和调查后,有500多名自称有症状,尚有300多人无法取得联系。

韩国教会的“乱象”

韩国逾半数的人口信奉不同的宗教,其中基督教信徒占韩国人口比例近30%,其次为佛教(15%)。而很多迷信组织就是借着教会的外衣,从事异端之事,而且很多时候都是服务于创教者的私人欲望。

2017年5月23日,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前排左一)与“亲信干政门“当事人崔顺实(前排右一)出席庭审。(新华社)

比如,新天地教会的“教主”李万熙就是通过自己的洗脑和煽动,把自己包装为“救世主”,以此敛财和欺骗女子。他宣称耶稣基督是凡人,自己才是真神。新天地信众也相信李万熙是永生的,坚信“在最后的审判来临之时,将会有14.4万人能够灵体合一,登上天堂”。

该教会信徒一旦入会,就要放弃学业、工作和其他所有爱好,甚至可以抛弃自己的家庭。据说,他现在的妻子金南熙之前曾有自己的家庭,后来被李万熙看重后,骗她说她是上帝从天上送来的伴侣,如果不改嫁给他,就是违背上帝旨意,全家都会下地狱。最后,金南熙为了不拖累丈夫和孩子,迅速离婚,嫁给了李万熙。

这种因为莫须有的异端说法就“以身相许”,足见信徒们的狂热。但这种现象在韩国其实很普遍。上至总统,下至黎明百姓,以基督教为包装,从事一些封建迷信、装神弄鬼的活动及组织很多,大多都是为了蛊惑人心。

比如,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的“精神导师”崔太敏。此人创立“永世教”前曾当过警察、牧师和僧人,也曾有过六段婚姻史。1974年朴槿惠之母陆英修遇刺后,崔太敏自称能够得到陆英修托梦,因此接近朴槿惠。朴槿惠对他也是言听计从。他将自己视为朴槿惠精神世界的丈夫。

1994年崔太敏去世后,他的女儿崔顺实又成为朴槿惠闺蜜。直到2018年,“闺蜜干政门”曝光,朴槿惠锒铛入狱。总统都能深受其害,更别说普通老百姓。

韩国“政府”要扮演更大角色

韩国政府2月19日才将新天地教会称为“异端”(cult)。之前只有韩国基督教监理会在2014年就认定该教会为“异端”,韩国基督教联合会也在2016年发布公告,要求信众警惕该教会的“侵蚀”。对于“永生教”等扭曲基督教义的教会,一直以来也只有韩国基督教教会及其媒体站出来表达反对和揭露这些教会的恶行。

政府无力管控或干涉教会,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其民间基础很深,有一定的文化土壤。韩国人自古就有寄望“神灵”消灾避祸的传统。在被日本殖民时期,韩国精英就在寻找“大韩民族的精神传统”,以反抗日本殖民入侵。直到二战后,韩国很多人都在寻找精神寄托,而之后成立的各式各样的教会就有了发挥空间。

所以,各种教会的存在可以说反映韩国的“社会共识”。这是韩国作为发达经济体有别于其他亚洲国家的地方。其他亚洲国家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加上一些国家政府的管控,迷信思想很难卷土重来,更难登上大雅之堂。

东西方文化都有包容的一面,但不能在人权自由或宗教自由的标签下,将一些异端学说合法化或合理化。支持宗教自由不等于政府对异端邪说放任不管。对于打着宗教自由名号进行招摇撞骗的行为,政府必须采取行动,通过行政和法律手段予以打击。比如,中国在保障人权和宗教自由的情况下,也有自己的“宗教政策”,服务于社会治理。这一点和韩日及西方国家不同,或许有值得借鉴的地方。

与此同时,政府也不能忽略现代教育与科技的主导和引导意义。为了杜绝异端学说误导社会,政府就要需要通过教育和法律管制手段双管齐下,还给社会一片净土。



TAG: 新冠肺炎 韩国政局 韩国疫情 韩国肺炎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