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评论 >> 中国看世界 >> 查看资讯

新冠疫情在意大利:这些逝者孤独地死去,孤独地被埋葬

周一,殡仪馆工作人员在意大利贝加莫的一处墓地。 Claudio Furlan/LaPresse, via Associated Press

大华新闻网罗马——周三午夜时分,85岁的伦佐·卡洛·泰斯塔(Renzo Carlo Testa)因感染新冠病毒,在意大利北部城市贝加莫的一家医院去世。五天后,他仍然躺在棺材里,在当地公墓的教堂,几十具棺材首尾相连,而公墓已经停止对公众开放。

与他结婚50年的妻子弗兰卡·斯特凡内利(Franca Stefanelli)想为他举办一场体面的葬礼。但目前,传统的丧葬服务在整个意大利都被禁止,为了阻止欧洲最严重的新冠病毒疫情,意大利对聚会和外出采取了限制措施,其中就包括停止传统的殡葬服务。不管怎样,她和几个儿子也是无法参加葬礼的,因为他们自己也染病了,目前处在隔离中。

“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70岁的斯特凡内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遭遇。“这不是愤怒。而是面对这种病毒的无力感。”

肆虐意大利的新冠病毒疫情使街头空无一人,店面关闭,6000万意大利人实际上处于软禁在家的状态。为了挽救生命,疲惫的医务人员没日没夜的忙碌。有孩子在窗户挂起彩虹画,有一些家庭在阳台上唱起了歌。

伦佐·卡洛·泰斯塔的讣告周五刊登在当地报纸《贝加莫报》上。 L’Eco di Bergamo

但大流行和瘟疫的最终衡量标准,是它们留下的尸体。在欧洲人口老龄化最为严重的意大利,死亡人数已经超过2100人,是中国之外死亡最多的国家。仅周一一天,就有300多人死亡。

在意大利北部的伦巴第地区,尸体正在堆积,尤其是在贝加莫省。官员表示,在这个疫情中心所在地,周一报告的病例数为3760例,比前一天增加了344例。

医院的太平间尸满为患。贝加莫市长乔治·戈里(Giorgio Gori)本周颁布了一项法令,关闭了当地的公墓,这是自“二战”以来的头一遭,不过他保证,公墓的太平间仍可以存放棺材。其中许多棺材被送到了贝加莫的诸圣教堂,教堂位于一个封闭的墓地内,里面停放了几十具涂了蜡的木棺,排起一条可怖的长队,等候火化。

“不幸的是,我们也不知道该停放在哪里,”教堂的神职人员之一马尔科·贝尔加梅利(Marco Bergamelli)修士说。他表示,每天都有数百人丧生,每具遗体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完成火化,所以积压的情况非常严重。“这需要时间,而死者又很多。”

意大利在上周颁布了一项全国性的紧急法令,禁止举办包括葬礼在内的民事和宗教仪式,以防止病毒的传播。官方允许牧师在葬礼上祈祷,只有少数死者家属可以参加。贝尔加梅利经常会戴着口罩,在向死者家人所做的简短祈祷词中,努力给予安慰与希望,并敦促人们,若是可以的话,还是要多接触那些孤独的人。“这场悲剧提醒我们要热爱生活,”他说。

泰斯塔的讣告于周五刊登在当地报纸《贝加莫报》(L’Eco di Bergamo)上。该报讣告栏通常只有一版,周五有了10版,其他版面都是关于这场令贝加莫陷入深深悲痛的病毒。

周日,在意大利北部布雷西亚的一家医院里,一位名叫塞尔吉奥·福斯蒂尼的冠状病毒病患者通过视频与家人聊天。 Spedali Civili di Brescia

“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创伤,一种情感上的创伤,”该报编辑阿尔贝托·切里索利(Alberto Ceresoli)说。“这些人孤独地死去,孤独地被埋葬。没有人牵着他们的手,葬礼必须很小,牧师匆匆地祈祷。许多近亲都在隔离中。”

附近的切内市市长乔治·瓦洛蒂(Giorgio Valoti)于周五去世,享年70岁。他的儿子亚历山德罗(Alessandro)说,同一天有90人在贝加莫的主要医院内去世。病毒“正在屠杀这个山谷;每个家庭都在失去亲人,”他说。“在贝加莫,太多的尸体堆积起来,他们不知该怎么办。”

周六,在贝加莫郊外的小村庄菲奥比奥,一辆救护车来接卢卡·卡拉拉(Luca Carrara)86岁的父亲。周日,另一辆救护车来接他82岁的母亲。现年52岁的卡拉拉无法到医院探望他们,已经开始出现新冠病毒症状的他只能在家里接受隔离。周二,他的父母去世了。他们的遗体被存放在医院的太平间里等待火化。

“我很难过,他们还是孤孤单单地留在那里,”他说。

49岁的卢卡·迪帕尔马(Luca di Palma)说,他79岁的父亲维托里奥(Vittorio)于周三晚上去世,他打电话给殡仪馆,那里已经没有存放尸体的地方。工人们给他送来了一口棺材、一些蜡烛、一个十字架和一个停尸冷柜,让他把父亲放在客厅里。他说,尽管父亲在被确诊为冠状病毒病例之前就去世了,由于害怕被传染,没有人前来凭吊,医生也拒绝进对逝者进行拭子检验。

周一,贝加莫的墓地外的灵车司机。 Flavio Lo Scalzo/Reuters

星期六,迪帕尔马跟随一辆灵车,把父亲的遗体送到贝加莫的一个墓地,那里的一个管理员放他们进去后锁上了大门。一位牧师来到灵车前做了简短的祈祷,之后棺材被卸下来。迪帕尔马说父亲希望火化,但等待的时间很长。“很痛苦,”他说。

在这个国家里,许多人在学校里读到过可怕的扛尸员的故事,在17世纪米兰瘟疫期间,他们摇着小铃铛为自己开道,用手推车运送尸体,堆积如山的死尸似乎是另一个时代的事。

全国殡仪馆联合会(National Federation of Funeral Homes)秘书长亚历山德罗·博西(Alessandro Bosi)表示,这种病毒也让殡仪行业措手不及,处理死者的人没有足够的口罩或手套。虽然卫生部门表示,他们不认为这种病毒会在死后传播,但博西说,尸体的肺部在移动时通常会释放气体。

“我们必须把遗体当做是有传染性的,并采取相应的措施,”他说。

“如果没有我们负责处理尸体,”他还说,“他们就得叫军队来了。”



TAG: 意大利疫情 新冠疫情 新冠肺炎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