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人物 >> 查看资讯

33岁的健康人讲述了自己感染冠状病毒的经历

安德里亚·纳波利

环球云视 / 大华新闻网3月29日罗马讯 安德里亚·纳波利不符合冠状病毒患者的一般特征。

33岁时,他健康状况良好,没有呼吸道疾病史。由于经常锻炼,包括水球训练,他的身体状况达到了最佳状态。

尽管如此,在意大利总理封锁整个国家后不到一周,罗马的律师纳波利就出现了咳嗽和发烧,包括在病毒肆虐北部期间照常生活的首都。直到那一天,纳波利还在坚持他的日常工作,慢跑和游泳。

三天后,他被诊断为COVID-19阳性。

起初,纳波利被告知要在家里隔离,并警告说他的病情可能会突然恶化。第二天,他住进了重症监护病房,X光片证实他患上了肺炎。

“不幸的是,你必须亲身经历这些事情,才能真正完全理解它们,”纳波利在接受Skype采访时说。“我今年33岁,身体很好,突然发现自己在重症监护室里待了不到一天半的时间。”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会引起轻微或中度的症状,如发烧和咳嗽,两到三周后症状就会消失。对一些人来说,尤其是老年人和存在健康问题的人,它可能导致更严重的疾病,包括肺炎和死亡。绝大多数人都康复了。

在接下来的9天里,纳波利一直戴着氧气面罩呼吸。在两天的重症监护期间,他的病房里有三名病人死亡。他回忆说,医生们带着防护口罩、防护服和手套四处走动,上气不接下气,长时间的工作和过度劳累让他们筋疲力尽。

“我看到了很多,很多痛苦。纳波利说。“我听到其他房间的尖叫声。其他房间里不断的咳嗽声。”

在19号医院病房又住了一周之后,他于周五被转移到一家酒店,那里的病人正在从病毒中康复,他每天要接受医生的两次检查。他仍然不能正常呼吸,血液中的含氧量还没有恢复到正常水平。

“我很容易累,”他说。“如果我只是从厕所走到床上,我就会喘不过气来。我的肌肉很疼,因为我在床上躺了9天,根本无法动弹。所以这并不简单。”

当病毒袭击意大利时,纳波利首先关心的是他60多岁的父母,而不是他自己。还有两周的隔离期,他期待着有一天能和他们一起出去散步——在意大利严格的隔离措施下,这是不允许的。

有关部门周日谨慎乐观地表示,这些措施两周后正在产生影响。在过去24小时内,阳性个案的数目只增加了5.4%,总数为97,689宗。值得注意的是,全国重症监护的患者数量仅增加了50人,不到最近几天的一半,达到3906人,而周日报道的死亡人数自上周五以来每天下降10%,至756人。意大利仍然是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目前为10779人。

“这些都是巨大的变化,反映了卫生系统正在做出反应的事实,也反映了已经实施的措施的影响,”肺病专家卢卡·里奇尔迪(Luca Richeldi)博士在民防署(civil protection agency)的每日简报会上说。“我们通过呆在家里、保持社交距离、减少旅行和关闭学校来拯救生命。”

(记者/编译 黎悦)



TAG: 新冠肺炎 疫情 病毒患者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