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健康 >> 健康快递 >> 查看资讯

研究:一种变异冠状病毒出现 比原病毒传染性更强

电子显微镜下的图像显示了导致COVID-19的SARS-CoV-2病毒。科学家表示,这种冠状病毒已经变异,变得更具传染性。(美联社)

环球云视 / 大华新闻网5月5日综合讯 科学家表示,目前占主导地位的一种冠状病毒似乎比原来的传染性更强。

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的科学家们进行的一项新研究发现,科学家们已经发现了一种新的冠状病毒,这种病毒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占据了主导地位,而且似乎比在COVID-19大流行早期传播的版本更具传染性。

科学家们写道,新菌株于2月在欧洲出现,随后迅速迁移到美国东海岸,自3月中旬以来一直是世界各地的主要菌株。

报告警告说,除了传播速度更快之外,它还可能使人在第一次发病后容易受到第二次感染。

这份长达33页的报告周四发布在BioRxiv网站上。在同行评议之前,研究人员会在该网站上分享他们的研究成果,这是为了加快与致力于covid19疫苗或治疗的科学家的合作。这项研究主要是基于早期菌株的基因序列,对新菌株可能没有效果。

新报告中发现的变异影响了现在臭名昭著的冠状病毒表面的峰值,它可以进入人类的呼吸细胞。该报告的作者说,他们感到“迫切需要一个早期预警”,以便世界各地正在开发的疫苗和药物能够有效地对付变异的毒株。

报告说,无论新菌株在哪里出现,它很快感染的人数都远远超过了来自中国武汉的早期菌株,而且在几周内,它是一些国家唯一流行的菌株。根据这份报告,这种新毒株对其前身的优势表明它更具有传染性,尽管确切的原因尚不清楚。

科学家称这种冠状病毒为SARS-CoV-2,自去年年底发现以来,它已经感染了全世界350多万人,并导致25多万人死亡。

该报告是基于对全球6000多个冠状病毒序列的计算分析,这些序列是由全球流感数据共享计划(Global Initiative for Sharing All Influenza Data)收集的,该计划是德国的一个公私合作组织。分析发现,新版本一次又一次地向主导地位过渡。

在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和英国谢菲尔德大学(University of Sheffield)科学家的协助下,洛斯阿拉莫斯小组发现了14种突变。其他科学家认为构成冠状病毒基因组的近3万个碱基对RNA发生了这些突变。该报告的作者重点关注了一种名为D614G的突变,这种突变导致了病毒峰值的变化。

这项研究的负责人、洛斯阿拉莫斯的计算生物学家贝蒂·考伯在她的Facebook页面上写道:“这个故事令人担忧,因为我们看到一种变异的病毒迅速出现,并在3月成为主要的流行病形式。”“当带有这种突变的病毒进入一个群体时,它们很快就开始占领当地的流行病,因此它们的传播能力更强。”

虽然洛斯阿拉莫斯的报告是高度技术性和冷静的,但考伯在她的Facebook帖子中表达了她个人对这一发现的深刻感受。

“这是个令人难过的消息,”考伯写道,“但请不要为此沮丧。我们在LANL的团队之所以能够记录这种突变及其对传播的影响,只是因为临床人员和实验小组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了大规模的努力,他们尽可能快地在当地社区提供新的病毒序列(SARS-CoV-2)。”

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计算生物学家贝蒂·考伯 (Bette Korber)领导了一个研究新型冠状病毒突变的小组。(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

考伯毕业于加州州立大学长滩分校,后来在加州理工学院获得了化学博士学位。她于1990年加入该实验室,主要研究艾滋病疫苗。2004年,她获得了欧内斯特·奥兰多·劳伦斯奖,这是美国能源部对科学成就的最高认可。她捐出了部分奖金,帮助南非为年轻的艾滋病患者建立了一家孤儿院。

该报告包含了新病毒株首次出现的时间和占据主导地位的时间的区域分析。

意大利是2月最后一周第一批发现这种新病毒的国家之一,几乎与最初的病毒株同时出现。华盛顿是2月下旬第一批感染原菌株的州之一,但到3月15日,变异菌株占主导地位。纽约在3月15日左右感染了最初的病毒,但几天后变异株就接管了纽约。该小组没有报告加州的结果。

研究疫苗或药物的主要组织的科学家告诉《纽约时报》,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初步证据上,即该病毒是稳定的,不太可能像流感病毒那样变异,每年都需要新疫苗。洛斯阿拉莫斯的报告可能会颠覆这一假设。

该研究警告说,如果随着天气变暖,流感大流行未能季节性减弱,即使研究机构准备了第一批药物和疫苗,病毒仍可能发生进一步变异。如果现在不控制住这种风险,疫苗的有效性就会受到限制。一些正在开发的化合物被认为会抓住这个突起或打断它的活动。该研究的作者警告说,如果它们是基于原来的峰值设计的,它们可能不会对新的冠状病毒株有效。

Korber在Facebook上写道:“我们不能盲目地将疫苗和抗体投入临床试验。”“知道全球科学界都在这方面努力,请大家感到鼓舞,我们正以我30年科学家生涯中从未见过的方式相互合作。”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的科学家戴维·蒙特菲奥里(David Montefiori)参与了这份报告的撰写,他说,这是首次记录到冠状病毒的突变,这种突变似乎使它更具有传染性。

尽管研究人员还不清楚突变的长刺在体内的具体表现,但很明显,它的某些行为使它在进化上比它的前辈更有优势,并加速了它的快速传播。一位科学家称之为“达尔文进化论的经典案例”。

研究称:“D614G基因的频率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加,这表明与最初的武汉菌株相比,它具有更大的适应度优势,能够更快地传播。”

目前还不清楚的是,这种突变病毒是否可以解释COVID-19对世界不同地区的打击力度的区域差异。

在美国,医生们开始独立地质疑这种病毒的新菌株是否能解释它在如何感染、生病和杀人方面的差异,旧金山加州大学的教授艾伦·吴(Alan Wu)说。他在旧金山总医院(San Francisco General Hospital)经营着临床化学和毒理学实验室。

医学专家最近几周推测,他们在美国发现了至少两种病毒,据吴说,一种在东海岸流行,另一种在西海岸流行。

“我们正在寻找这种突变,”他说,并指出他所在的医院治疗的数百例病例中,只有几例死亡,这“与我们从纽约听到的情况大不相同”。

洛斯阿拉莫斯的研究并没有表明新版本的病毒比原来的更致命。感染变异菌株的人似乎有更高的病毒载量。但来自谢菲尔德大学的研究作者发现,在当地447名病人样本中,感染两种病毒的病人的住院率大致相同。

即使新病毒株并不比其他病毒株更危险,它仍可能使控制流感大流行的努力复杂化。如果这种突变使得这种病毒与以前的毒株如此不同,以至于对它们有免疫力的人无法对新毒株免疫,那么这将是一个问题。

研究报告的作者写道,如果情况确实如此,这可能会使“个人容易受到第二次感染”。

蒙蒂菲奥里说,这种突变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峰值,帮助病毒逃避免疫系统。蒙蒂菲奥里从事艾滋病毒疫苗的研究已有30年。“这是假设的。我们正非常认真地研究它。”

(记者/编译 赵赟)



TAG: 冠状病毒 新冠肺炎 病毒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