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体育 >> 棒球 >> 查看资讯

全力投球 建仔仍有心理障礙

回紐約休息了幾天,建仔的心情真的放輕鬆了些。重回維耶拉之後,牛棚練投進入了新階段,就是教練團下達新指令,要他盡百分之百的全力去投,為復出做準備。

上周五的第一次牛棚先投了20球,這禮拜增加到30球,並且開始投變速球,大概投了7、8球,建仔說剛開始投變速球會投得過高,後來才比較順手,下一次牛棚可能會增加到40球,並且都是要去全力投,然後以這樣的量持續到6月22號的考驗,就是擔任餵球投手。

問建仔是否有盡百分之百的全力?沒想到建仔很誠實地說:「我心裏想要百分之百用全力,但是神經好像不聽話,明明頭腦告訴自己要用全力,可是出手的時候好像沒有完全做到。」另外目前雖然出手點已經找回來了,但是右腳的落腳點和正常時期不一樣, 原本落腳點應該和身體平行的,但是建仔右腳的落點會超出身體半步。

建仔說,根據教練團的分析,他是下意識地去保護自己的手,所以會踩超過,利用緩衝的時間來拉住它。從這兩點來看,建仔顯然是正在經歷些微的Mental Block (心理障礙)。

這種障礙在運動競技上很普遍,基本上,就如建仔形容的是一種神經上的干擾,而不是能力的問題。以建仔的情形來說,是一種潛意識地保護自己。他在受傷開刀十個多月之後,教練團終於判斷他可全力投球,顯然能力上是可以的。但是在精神層次上,不可能馬上回復到之前完全建康的那種心態去施展,雖然頭腦很清楚自己應該已經完全復原,可以盡全力去投,但是在執行的時候就是無法完全放開,也就是某種程度的陰影還在。

這是投手在肩膀開刀後到了最後關卡 會碰到的很常見的問題。試想一般人要是因什麼事受傷,常常會有的反應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而運動員有別於常人,他們職業的一部份就是去面對風險。不過他們畢竟也是人、不是神,難免也會在心理的底層害怕惡夢重演。

建仔本人也知道這是正常現象,只有用多多去投、去練習來解決。也正因為如此,目前預定22號當餵球投手,將是一大測試。因為建仔必須面對打者,需要全力出手沒有保留,注意力會轉移到應付打者上,或許障礙會自然解除。所以建仔本人也十分期待,並且坦言蠻開心的,因為這畢竟是朝向重返投手丘的重要一步,如果這一關能夠順利通過,那麼再BP兩次,就可以進行模擬賽,然後復建賽,循序漸進地返回大聯盟。

傷後復健的過程有時候最難的還不在體能的回復,而是必須超越心理上某種程度的障礙,唯有這兩者都成功跨越才能夠真正地捲土重來!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本月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