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港澳 >> 港澳史话 >> 查看资讯

澳门“一二·三事件”始末

1 9 6 6 年底,八届二中全会召开后不久,澳门凼仔居民自筹经费兴建坊众小学,在屡次向澳门政府申请扩建校舍未获答复后,自行在坊众小学预订兴建地点搭建竹棚。1 1 月1 5 日,澳门市政厅与群众代表谈判无效后,招来大批葡警至坊众小学现场强迫停工,与当地群众发生对峙场面,最后发生了葡警动武殴打群众,共打伤3 4 人的“凼仔坊众小学事件”。葡警还扣留了在现场采访的《澳门日报》记者2 个小时,引起该报严重抗议。


事件发生后,不少社会团体(主要是工联会、街坊总会与妇联会)代表,至澳督府处交抗议信,事件遂逐步升级。


1 1 月1 7 日,“凼仔居民学校筹建委员会”向澳门政府提出五项要求:


(一)澳葡当局必须严惩制造这次流血事件的肇事人;


(二)澳门凼仔当局不应阻挠修理校舍办学,侵犯居民正常权益;


(三)澳葡凼仔当局和澳葡警方必须负责赔偿受伤者的一切医药费用和因此事件引起的一切损失;


(四)对澳葡司法警察无理拘捕代表判刑一事表示抗议,司法警察处应消这一无理判决;


(五)澳葡当局必须保证今后不再有殴打居民的类似事件发生。


与此同时,以《澳门日报》为首的报刊,亦对澳葡当局的暴行进行抨击。


1 2 月3 日,前往南湾澳督府陈情的澳门师生代表,在进入澳督府内被葡国军警殴打,消息自南湾传回中区,引起华人市民的高度激愤。上千名群众遂在市政厅广场(议事亭 前)集合示威抗议,并冲入市政厅与仁慈堂大肆捣乱,发生了群众骚动。


澳葡当局闻讯,在恐怕警力不足的情况下,陆军司令施维纳采取铁腕手段,自澳门境内各军营紧急调派出数百名正在澳门渡假整休的葡国正规军(不少是非洲黑人) 开出市区,对中国群众实施血腥镇压,又实施宵禁令,不准市民于晚上在户外行走。当日葡警打伤市民6 3 人,晚上葡军又射杀3 人,死伤者均为华人,群众冲突遂演变成民族冲突。4 日,继续上街示威的华人,再有5 人被葡国军警打死,而且葡警又逮捕了数十名华人。大部分的澳门华人市民,遂在一片悲愤之下呼吁对葡萄牙人罢工、罢课、罢市,全澳所有市场、办馆、餐厅、摊 贩一律不卖任何食物予葡萄牙人,其他华人“休假”以示抗议,澳门遂一下子变成死城。


由于这次群众骚动发生于1 2 月3 日,遂称为“一二·三事件”。


事件发生后,澳门有关人士一方面在《澳门日报》等报上对澳葡当局口诛笔伐。一方面动员群众贮存武器随时准备与澳葡当局“武斗”,一方面向相邻广东省政府寻 求支援,对澳葡当局内外夹击。


1 2 月5 日,澳门中华学生联合会对澳葡当局提出五项要求:


(一)全部接纳和实现凼仔居民所提出的五项要求;


(二)惩办指挥镇压我爱国师生的主凶傅基利;


(三)立即停止开枪射杀澳门同胞的罪行;


(四)对被害者负责赔偿一切损失;


(五)保证今后不再发生镇压我同胞的残暴事件。


1 2 月1 1 日《人民日报》发表以《严厉警告澳门葡萄牙当局》为题的评论员文章,称:“对中国方面的严重要求,澳门葡萄牙当局必须立即接受并完全实现,否则你们必将自 食其果。”这个消息也于当日传到澳门。


在强大的内外压力下,澳门政府终于在获得里斯本当局的指示后,于1 2 月1 2 日和1 3 日通过澳门电台宣布全都接受要求,并表示要向澳门各界中国居民代表当面交其答复。


1 9 6 7 年1 月2 8 日中午,澳门政府代表左次治律师前往拱北,与中国方面达成协议,表示澳门政府全部接受中国提出的4 项条件。2 9 日,新任澳督嘉乐庇亲自前往澳门中华总商会与设在前山的指挥中心,签署协议,答应了所有中方提出的要求。“一二·三事件”遂以中方的全面胜利与葡国的全面 屈服而结束。


这次群众骚动事件前后拖了两个多月,澳门政府共打死市民8 人、打伤2 1 2 人,逮捕6 2 人。为此葡方不但要认罪赔礼、惩办有关官员(即施维纳、傅基利、颜端尼、晏德地),赔偿丧葬抚恤医药等费用共葡币2 0 5 8 4 2 4 元,释放了所有被捕人士与取消有关档案,还允许了凼仔居民继续建筑校舍,比较开明的葡国官员,也开始明白到葡国对拥有澳门主权的宣示实在是相当“虚幻 的”。当时的葡国外交部长罗基勒后来评论此事件时承认:“……实际上,我们从来没有成为过澳门的主人。我们一直得以生存,全赖中国的良好意愿,而我们也总 是分享着这个权威。”


葡萄牙“石竹花革命”后的中葡关系


1 9 7 4 年4 月2 5 日,一群葡萄牙年轻军官组成的革命组织“武装部队运动”,在数小时内发动了一次几乎不流血的政变,推翻了由葡萄牙大独裁者萨拉沙所建立,并由卡丹奴所继承 的将近五十年的独裁政权。由于这一次政变几乎没有流过太多鲜血,所以,葡萄牙人都相当自傲地称此次民主革命为“石竹花革命”。


不过,从此之后,葡萄牙内政与外交便开始进入了一段相当不安走的时期,使葡萄牙不但在内部事务(特别是经济)上元气大伤,在外交(特别是殖民地事务)上更 狼狈不堪。因为,在内政上接掌大权的7 人执政团,很快便产生了左派军官与右派军官的冲突,一方面葡萄牙国内共产党的势力迅速上升,一方面政府又在左派军官操纵大局下盲目推行种种过激的社会主义 改革政策,于6 周内将所有较大的企业都收归国有,银行与保险事业亦难逃厄运,遂使葡萄牙大量资金外流,企业家匆匆走避他国,中产阶级技术人才纷纷移民海外,严重地挫伤了 葡萄牙本已因非洲殖民战争而拖累至千疮百孔的脆弱经济。这种急剧左转的后果之一便是,1 9 7 4 年9 月3 0 日,葡萄牙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史宝诺拉,亦即《葡萄牙与其未来》一书的作者及力主葡萄牙应自殖民地撤退的革命领袖,也不得不黯然让出总统职位,由高美士(时 任三军参谋长)继任,自己则仓忙去国。接任总理不久的左倾温和派军官冈沙维治亦在激进派的压力下,不得不进一步推行各种更左倾的没收政策,使葡萄牙内政更 趋紊乱。


在外交方面,1 9 7 5 年前后的那段日子,葡萄牙的情况更糟。在辅导殖民地独立事务上,除了圣多美与普林西比、佛德角群岛、几内亚比绍等殖民地和平转移政权之外,葡萄牙在安哥 拉、莫三鼻给、东帝汶等地撤退时,都没有妥善的安排。这些地方不是在葡萄牙人没撤退之前就已发生派系内斗,就是葡萄牙人撤退后反殖民主义的不同革命党派各 拥武装,割据山头,打个你死我活。譬如说,安哥拉就发生3 个都是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帜的革命组织在葡军撤出后,各自在前苏联与美国支持下火拼经年,最后才由前苏联公然出兵支持,使亲苏派系大获全胜,统一安哥拉,结 束了代理战争的闹剧。至于葡属东帝汶则更离谱,在内战4 个月后左倾革命阵线取得全面优势时,印尼立刻于1 9 7 5 年1 2 月7 日黎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陷了东帝汉首府帝力,于翌年宣布兼并东帝汶,使其成为印尼的第2 7 个行省。


这一连串外交挫败的两个严重后果,便是大量葡国海外侨民被迫撤退回国,以及葡国丧失了许多由政治势力保障的海外甜酒专卖市场,不单使国内失业问题更趋恶 化,外汇来源也急剧紧缩,造成更进一步的经济危机。


就在葡萄牙国左倾激进派系军官与葡萄牙国内共产党发动政变的关键时刻,1 9 7 5 年1 1 月2 5 日,以恩尼斯首的右翼军人势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灭了左派势力的政变阴谋,并由恩尼斯继高美士出任葡国的新总统。恩尼斯一方面以强人姿态大力肃清革命 政府中的左翼激进势力,一方面着手起草制订葡国新宪法,开放选举,总算稳住了葡国的内外局势,使葡国政治开始步上民主的正轨。恩尼斯曾以上尉官阶于1 9 6 2 年到澳门的离岛路环荔枝湾军营驻扎,至1 9 6 4 年才调走。目前,荔枝湾军营前面的广场已为此改名为“恩尼斯总统前地”。恩尼斯1 9 8 5 年5 月2 7 日访问澳门还特别和他的一位原住路环的华人好友见面。由于久驻澳门且与华人关系良好,故恩尼斯是葡国近代最高领袖里最熟悉中国事务,也最了解澳门微妙地位 的总统。这对中葡建交及后来的顺利谈判影响甚大。

TAG: 澳门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

本月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