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留学 >> 最新动态 >> 查看资讯

海归面临就业压力收入递减 出国留学价值几何

  一面是就业颓势,一面是蜂拥留学出国留学到底值不值?带着疑问,记者对一些学生和家长进行了采访。

  □准备出国

  人物代表:林彤,男,42岁,国企职工

  女儿正正(化名),15岁,初中即将毕业

  留学国家:澳大利亚西班牙

  预计花费:每年20万元人民币

  未来计划:让女儿一直“深造”下去

  谈到让正正出国的原因,林彤最先想到的就是难以负荷的中考压力。望女成凤的心情自不必多言,想让女儿在不同的教学理念下接受全新教育,才是林彤和爱人的期盼。

  林彤很肯定地表示,留学扎堆这个现象的确存在,而且年龄段也不仅限于应届高考生,女儿正正就是初中生,将来如果能够留学,预先接受的也是高中教育。林彤光是在“口语特训”这方面就投入了不少资金,例如,英语口语一对一辅导,每小时300元,西班牙语培训,1500元一期。

  谈到正正自身对出国留学的意愿,林彤表示孩子积极性不高,但还能认真学习。由于自己和爱人都是大型国企职工,对未来的生活并不担忧,唯独孩子的学费,才是最让他们头疼的问题。林彤坦言,他咨询过的留学机构已不下十家,想去西班牙和澳洲留学,每年学费高达20万元,眼下家中的积蓄只够孩子勉强完成高中学业,至于大学,林彤最大的心病是没有方向感,一方面正正的志向并不明确,另一方面家中财力不足,即使孩子能够考取国外大学,他们也只能寄希望于孩子自己争气,让她靠奖学金完成学业。

  □已经回国

  人物代表:杨琳,女,29岁

  留学国家:韩国

  留学期间花费:56万元人民币

  目前薪酬:月薪3500元

  杨琳在大学二年级时,通过交换生协议进入韩国釜山大学就读,学费一年14万元。为供给她,家人只能卖掉一处房子。4年中,她完成了首尔大学的广告学硕士学业。仅就求学而言,相比于其他留学生,杨琳算是比较成功的。但是,归国后,杨琳再次遭遇了就业的尴尬。仅凭硕士学位,并不能为杨琳的求职多加几分。“当时,有韩国的教育企业、食品企业还有滨海的电子韩企聘用我,选择还算多,但职位却和我的专业不对口。”杨琳表示,这几所公司中,最高起薪3500 元,最后,她无奈地只能从其中选择了一家天津的企业。讽刺的是,杨琳老公在国内完成正规大学学业后,便顺利进入外企从事销售专员的工作,眼下,由于业绩良好,每月的收入都在万元左右,这让杨琳多少有一些危机感。

  人物代表:张伟(化名),男,28岁

  留学国家:澳大利亚

  留学期间花费:60万元人民币

  目前薪酬:月薪2500元

  张伟18岁离开了天津,直接前往澳大利亚墨尔本,开始就读于语言预科班。他坦言,父亲搞航运收入丰厚,因此他出国前有恃无恐,出国理由也很简单,那就是想要摆脱中专生的身份,理想的话,最好在澳洲完成大学学业成功镀金归国。

  归国的原因,一是家里资金“吃紧”,二是张伟无法在地广人稀的孤独环境中继续忍耐。“负面评论不好做,我只能说好山好水好无聊……”张伟无奈道。

  归国后,因为拿不出文凭,张伟愣是在家啃了4年老,其间,父亲曾责骂他害家里白白损失了一套房子的钱,这经历让他苦不堪言。眼下,他只能通过熟人关系,在一家建筑公司任职,工作地点在河北省,起薪2500元。不仅如此,他还经常要五湖四海地出差,经受奔波之苦。

  □正在留学

  代表人物:韩阳(化名),女,17岁

  留学国家:日本

  已经花费:每年20万元人民币

  未来规划:回国高考

  韩阳15岁便到日本名古屋的一所私立高中留学,求学的目标是著名的名古屋大学。但是,由于一年20万元的学费实在太过高昂,加之当地的物价过高,无法适应新环境的韩阳已经和家人打好了“预防针”,准备完成高中学业以后,就回到天津参加高考。回忆在日本生活的经历,韩阳只表示天气太冷和食物匮乏都是她无法忍受的痛苦。去年寒假,韩阳曾经回国过年,进门就喊:“要吃一个西瓜!吃一锅炖肉!”不仅如此,韩阳坦言日本的升学压力更大,竞争更强,不要说就业,就连考入大学的信心都没有。如果没有能力成为交换生,就进不了日本的公立学校,因此,韩阳只能将此次求学看做是学习了日语,她宁可面对国内的高考压力,也不想再次返回名古屋。

  出国念大学人数逐年增多

  近期,网上围绕着“出国留学到底值不值”这一问题展开了论战。究其始末,眼下“海归贬值”和“留学扎堆”两种现象的同时上演,成了此次论战的导火索。

  根据最新发布的一份对7000多名海归调查所得的《海归就业力报告》可知,如今,海归的起薪一般在3000元左右,58%受访者的工作职位是普通员工,月薪在3000元-10000元的占71%,超过四成人的月薪不足5000元,只有15%的海归收入超万元。

  然而,一个怪现象正在同时上演:国内的学生仍旧迎着“海归贬值”潮逆流而上,争相报考国外知名学府。据报道,截至2011年年底,北京四中 2012届应届毕业生中已经有10人分别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等名校录取,比一般高考生提前半年拿到录取通知书。与此同时,今年四中出国班考生的数量比去年增加了三成。与四中相同,北京的其他几所高中名校国际教育部的考生人数也出现了大幅度的增加。大批的学生家长不惜血本将儿女送往大洋彼岸 “镀金深造”。尽管海归的就业形势并不乐观,这些家长还是在孩子的行李箱中放入了一份沉甸甸的期望。

  ■观点分析

  两成留学生成绩不佳

  留学产出比难出正值

  当被问及留学产出比是否失衡时,从事青少年教育心理研究的东玉林的回答一针见血:“这是一个绝不会出现正比的产出。”

  对于留学产出比失衡,东玉林表示,家长、学生、社会办学机构三方都有责任。家长望子成龙的殷切之心,学生本身为了逃避中高考或是因为贪慕虚荣而强迫家长送其留学,最后,加之社会上充斥着鱼龙混杂的留学服务机构,其宣传诱导也对增加留学比例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东玉林称,留学失败,近在眼前的例子不胜枚举。粗略计算,天津青少年服务平台每月接到的咨询电话中,有三成是留学生家长打来的。其中,反应子女在海外学习成绩不佳者占20%,其余问题则全部集中在学生成长期心理问题爆发以及学生孤独无助两个方面。

  针对目前学生家长所反映的问题,东玉林提出,盲目出国的结果不仅仅是留学产出比失衡,由于经营不善,部分国外学校的突然倒闭,除了带来经济上的损失,还产生了一连串的不良影响。

  “留学本身不是坏事,但仅仅做形式上的提高,对于孩子的成长没有任何好处,误入歧途的可能性倒是很高。”

  ■微评论

  该不该留学,看透了再办

  对于该不该留学这个争论,用最平和的心态去看待,最终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无论留学海外,还是留守本土,每个人付出的心力都是平衡的。通俗地说,就是走哪条路都要费一样的劲,谁也别想多拿,谁也不会少占。

  假设,让一名国内考生通过高考进入本土正规高等院校,随后再遵从就业规律进入一个普通企业就职,即使这名学生的起薪只有两千元,但随着就业时间的累加,其薪酬和经验都会得到相应的增加。再做一个假设,让一名普通学生进入国际高考班,报考各类语言晋级辅导班的同时,还要突破重围考入国外高等院校,考前成本已经高于一般考生。当进入国外高等院校时,如果成绩差强人意,每年高昂的学费就成了学生乃至家长所不能承受的重压,要么由家长卖房买单,要么学生自己打工买单,要么就倾尽所能赢得数目可观的奖学金。可见,对留学生来说,别说归国后赢得傲人的成就,即使是在国外正常完成学业,也是相当耗费心力的事情。

  两个假设,让两种学生站在了同样的高度。这种结论只能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无论国内国外,想要出人头地,走捷径是偶然,吃得苦中苦才是必然。俗话说得好,要想人前显贵,必先人后受罪。所以说,留学还是留守,究竟哪个方式值得?还得你自己看着办。



TAG: 出国留学 日本 澳大利亚 留学 留学生 西班牙 韩国 高考 留学国家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