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财经 >> 大中华 >> 查看资讯

去年98%中国企业遭遇欺诈 赖账企业欧美占五成

        Kroll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98%的中国被调查企业在去年至少遭受过一次欺诈行为,中国已经超越2009年位居榜首的巴西,成为企业遭受欺诈行为最多的国家。

  5月19日晚上,在浙江义乌的一家高档饭店里,箱包制造商李立(化名)设宴招待几个欧洲买家。“这一次,我特意邀请欧洲买家过来,加深一下了解,害怕第二次受骗。”李立告诉本报记者

  在此之前,上一批欧洲买家在下了订单后突然消失,让李立损失了10多万元。

  远在廊坊同样是箱包制造商的王先生运气比李立还差。“一个海外客户下了订单,还支付了30%的预付款,当我把货物发出后,就再也没见到剩余欠款。”王先生说。

  李立和王先生的遭遇并非个案。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05年以前,中国出口企业因为外国进口企业赖账而发生的损失已经超过了1000亿美元,此后每年都以150亿美元至170亿美元的数量递增。

  全球风险咨询企业Kroll公布的2010年至2011年度《全球反欺诈年度报告》显示,中国遭遇的欺诈行为有44%是由供应商和客户实施的,而对合作伙伴、客户进行过尽职调查的中国企业数量比例为38%,远低于全球平均50%的水平。

  Kroll发布的另一份报告显示:98%的中国被调查企业在去年至少遭受过一次欺诈行为,中国已经超越2009年位居榜首的巴西,成为企业遭受欺诈行为最多的国家。

  赖账企业欧美占五成以上

  从过程来看,遭遇美国欠债的行业已经由传统的服装、玩具、礼品等扩展到了珠宝、家具、模具、建筑材料、食品、制造等行业。美国企业的还款周期也由原来的30天至45天,发展到现在最长达160天。

  李立告诉本报记者,现在出口到欧洲还有一定的利润,大概在10%。出口到美国根本没钱赚,而且美国企业还款周期越来越长,信用风险也很大。

  “我现在一般不敢和美国客户做生意。据我了解,在国外赖账企业中,欧美企业占到了5成以上。”李立说。

  位于纽约的美中资产管理公司总裁刘海善5月21日晚在接受本报记者越洋电话采访时表示:“我帮助中国企业在美国追债已经有4年,从过程来看,遭遇美国欠债的行业已经由传统的服装、玩具、礼品等扩展到了珠宝、家具、模具、建筑材料、食品、制造等行业。”

  刘海善说,美国企业还款的周期越来越长,原来一般的还款周期为30天至45天,现在最长达到了160天。

  李立说,这实际上是把资金链的压力转移到了中国企业身上。一些中国企业急需出口,为了保住订单,不得不答应美国企业延长还款期限的要求。

  “更为严重的是,在我接手的帮助中国企业在美国追债的案件中,有50%的中国企业根本没有签订出口合同,只有订单合同,这直接导致美国方面以各种理由拒不付款。”刘海善说。

  即便有合同在手,中国企业也不轻松。

  香港俊彦(深圳)有限公司董事长关粒告诉本报记者,在美国打的官司虽然赢了,但300万美元的赔偿金至今杳无音信。

  前年11月份,他所在的公司与广东伊丹珊实业有限公司、惠州万达鞋业有限公司、香港冠行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委托广东某律师行,在美国加利福尼亚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决美国加利福尼亚州Citi-cross公司违约和合同欺诈。

  去年7月初,法院判决上述4家中国企业胜诉。但此时广东伊丹珊实业有限公司已经破产,而惠州万达鞋业有限公司、香港冠行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也到了破产的边缘。

  本报记者了解到,该案件至少还导致7家中国企业受骗,但这些企业没有能力去美国追讨,更没能力去打官司,目前大多已经因为资金链断裂而破产。

  “对方一直在拖着,现在都交给律师去负责这件事了,我现在对外贸生意感到很泄气,想转行。”关粒说。

  让关粒有转行想法的另一个原因是他的公司在欧洲也遭到欺诈。

  不久前,一份来自希腊的订单让关粒看到了欧洲市场的希望,希腊客户要求订购2万吨的鞋子,并支付了近3万美元。

  关粒赶紧组织货源,准备发货。但这次,关粒倒在了船务公司身上。提单正本还在关粒手里,船务公司就已经偷偷把货物发给了希腊客户。当关粒联系希腊客户时,已经联系不上。

  船务公司给关粒的说法是:那边海关扣货。

  这让关粒非常气愤:“没有自己的同意,那边怎么可以偷偷发货。现在正在走司法程序,但估计希望不大,又是一笔欠账。”

  与关粒一同打美国官司的另一家企业负责人在欧洲的遭遇也不是太好。

  该负责人说:“我的一个英国企业客户经历了两次破产,两次重组,现在对我的订单已经不承认,根本不给我订单的剩余欠款。欧洲的生意也越来越难做了。”



TAG: 中国企业 欺诈 赖账 欧美企业

31/3123>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