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首页

    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宝宝活动
查看: 82|回复: 0

邪教头目赵维山大起底:听听其亲友、同学、同事怎么评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8 11:0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45月,山东招远QNS邪教徒杀人案件,使该邪教头目赵维山引起人们关注。赵维山究竟是何许人也?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政府干部、赵维山在亚沟中学读初中时的同学李俊成介绍了他的有关情况:赵维山就是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铁路工人子弟
  赵维山原名赵坤,19511212日出生在黑龙江省阿城县(现为哈尔滨市阿城区)亚沟镇亚沟火车站道北铁路职工家属区一栋砖瓦结构的平房里。其父亲赵广发是这里的铁路工人,母亲也在铁路装卸队工作。他是赵家10个孩子中的长子,他身上有两个姐姐,身下有一个挨肩儿弟弟和六个妹妹,他排行老三。
    他小学在亚站小学读书,班主任是马彦池老师。十五岁那年上亚沟中学念初中,正赶上文化大革命,赵坤戴上了红袖标成为一名红卫兵,还参加过“造反派”与“保皇派”的武斗。他曾经带领着几个造反派成员,把自己的班主任马文彦老师反绑着双手,戴上纸糊的高帽子推到讲台上站着,让马老师猫腰九十度交待问题,马老师心脏病发作差点昏死过去。当时中学的胡亚森老师评价赵坤是个“学习很不好、很淘气又很有坏心眼儿的孩子”。
  1971年,陕西铁路部门到东北来招工,20岁的赵坤跟着去了陕西修铁路。由于生活条件十分艰苦,拈轻怕重、又从不肯吃苦的他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跑了回来。回到家的赵坤整日无所事事四处游荡,不断惹事生非。由于他是家中的长子,父亲怕他学坏,就提前退休让他接了班。从此,赵坤就成了亚沟火车站上的一名扳道工和巡道工。由于有单位的的管束,赵坤惹事生非的行为收敛了许多。两年后,赵坤调到阿城火车站工务段做维修工,在此期间他学会了干木匠活儿,工作之余,开始在外面做点木工活儿赚点外快。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把“赵坤”这个名字改成了赵维山。
  赵维山成为正式铁路职工的时候,曾经拜过佛教、信过天主教,后来又接触到了基督教,并且很快就迷上了信教和传教。他曾经说“佛教和天主教都不如基督教好”。赵维山接触基督教,源于来自三肇(黑龙江省肇东、肇源和肇州)一带一个叫做郝振芳的传教人,是郝振芳为赵维山结的果子(传教过程)。此后,赵维山就开始和郝振芳的儿子郝炳雷(也叫郝清源)一起经常外出传教并表现出了极大地热情。
  他发现那些讲经的牧师和传教师很受人尊敬,他很羡慕;他觉得受人崇拜的感觉很好,也一定会有很大好处,于是他一心想着出人头地。1983年,为了便于有时间外出传教,赵维山竟然放弃了当时依旧是“铁饭碗”的铁路工作,同一个叫李传荣的人对调到了经济效益开始下滑、三天两头放假的黑龙江新华印刷二厂基建科做专职的木工维修工作。1985年,赵维山竟又和一个叫刘兰香的女广播员,对调到经济效益更不好的阿城淀粉糖厂工作。因为淀粉糖厂根本就不用上班也不开支,所以赵维山正好借此机会外出传教。
  在新华二厂基建科上班期间,他不止一次因为嗓子发炎去医务室开药,也时常在财务科报销十块八块的医药费用。赵维山每天都拿着一本《圣经》,逢人就要和人家讲上一段,劝人家信主、信耶稣。而这时的赵维山已经人介绍,和在黑龙江水利二处工作的付云芝结婚并生有一个女儿。
  此间,赵维山利用做木工活儿挣的钱,在阿城火车站附近一个叫做“迎宾楼”的大酒店后面,和妻子一起盖起了一个不到50平米的砖房,并以此房作为在自己家中聚会传教的场所。就在此期间的一年冬天,他和妻子付云芝外出传教,家中的父母和快要上小学的女儿因煤烟中毒被呛死。可赵维山面对失去的三位亲人,竟然极为麻木、冷酷、无情,毫无悲痛之心。不仅拒绝为死去的父母戴孝,还竟然说:“他们这是上天堂了,是神在召唤他们去了”。
从此,赵维山更加肆无忌惮地组织信徒们在家中聚会,由他领着大家讲经、祷告、唱灵歌儿……因为赵维山稍会识简谱,还会写毛笔字,所以每次在他家中聚会,都由他把《圣经》中的乐谱抄在报纸上,挂在墙上教大家唱。时间一长,大家自然就把他视为“牧师”或者“领袖”人物,赵维山的虚荣心一次又一次地得到了满足,他的个人私欲也随着虚荣心的满足不断膨胀起来。
赵维山也曾经多次奉劝弟弟赵玉和家中的姐妹们跟着他信教,但大家谁也不听他的,谁也不信。
  敛财、骗色、开创异端邪说的“能力主”
  失去父母和女儿的赵维山并没有因此停下继续传教和发展信徒的脚步,他利用信徒们对他的个人崇拜,开始了他另起炉灶、另立门户的进程。他先是对来家中聚会的信徒们说:“在基督教会上宣讲《圣经》的牧师讲的不对,脱离了圣经的原本意思。继而又说那些人讲《圣经》讲的更不如他讲得好,自己的能力比他们都强”。接着,他竟然仿照寺庙、道观中的样子,在自己的家中设立一个“功德箱”,要求来他家聚会的信徒们往“功德箱”里投钱,并说这是按照神的旨意为大家今后着想。有的人没有钱或者不愿意往他设的“功德箱”里投钱,他就想方设法哄骗人家说主神也和人一样需要补充营养,不投钱也可以拿物来表达心意,于是就有人给他送来奶粉、鹿茸、名贵药材和山珍海味等高档补品。而这些钱物究竟是给了谁,到了谁的手里就可想而知了。这也是他经常把信徒们召集到自己家里聚会的一个重要原因。
   由于在城里有经过政府批准设立的正规的宗教聚会点,经常去其家里聚会的信徒毕竟少数,于是赵维山把目标转向农村。他在原阿城县的永源镇(现在归哈市道外区管辖)永源村建立了一个由他组织并亲自坐镇指挥的聚会点—永源教会。这里成了他传教、聚会、敛财的始发地、大本营。随着他一次次不断地外出传道、讲经,赵维山先后在河南、河北、安徽等地接触到了“呼喊派”成员并与这些人勾结在一起。此时,赵维山自称自己是“耶稣第二次道成肉身显现”,聚会时要求信徒们称他为“常受王”、“能力主”。开始凌驾于信徒之上以显示他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威严。
  在这里赵维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信徒中广泛集资,大肆敛财;第二件事就是建立地下印刷厂,印制宣传品。只有初中文化的赵维山自己连中国语言都表达不明白,但他却和他的几个铁杆教友窦春生等人把《圣经》和其他宗教书籍中的内容东拼西凑、断章取义地罗列到一块,弄出了《话在肉身显现》、《东方发出的闪电》、《QNS你真好》(又称《跟着羔羊唱新歌》)等书籍。不仅如此,赵维山还采用各种手段,通过在安排教会内担任职务、提供好吃好喝、送给高档礼品等方式,欺骗和拉拢一些女信徒加入并依赖于他,然后又利用女信徒靠色相去勾引其他男信徒入教并相互淫乱。在他外出传教时,他总是把一个叫范永玲和一个叫赵霞的两个女信徒带在身边,一方面借以抬高他身价,一方面又供他自己淫乱胡为之用。就因为这,惹得妻子付云芝没少和他吵架。还因为他对死去的父母不尽孝道,对死去的女儿无动于衷,这让付云芝一直觉得他不是很可靠的男人。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赵维山撇下结发妻子带着范、赵二女离开东北前往河南一带继续宣扬他的QNS”并发展信徒。本世纪初,赵维山化名“杜兆康”、“徐维山”带着聚敛的巨额钱财出走日本东京,后又到美国。付云芝一气之下通过法院判决与他离了婚。用付云芝的话说:“赵维山也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老百姓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全能的神”。


01.jpg
点击进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本站是开放式网站,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所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此声明同样适用于图片及视频内容。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